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夜廷琛樂煙兒 > 第360章 威脅
出了這么大的事情,陳落自知以死謝罪也難以抵過,但是他徹底沒辦法了,只能硬著頭皮跟夜廷琛匯報。

如果拖得越久,那么樂煙兒也就越危險。

陳落咬咬牙,撥通了夜廷琛的電話。

“總裁……”

“說。”對面傳來夜廷琛慣有的冷靜嗓音。

陳落心虛不已,咽了咽口水,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總裁,夫人不見了!”

“你說什么!”對面猛地傳來夜廷琛的暴喝。

也就是陳落跟了夜廷琛好幾年了,才能承受得了夜廷琛的怒火,在這個時候還能說出話來。

他將今天發生的事情長話短說:“早上我去接總裁夫人回家,在路上遇到一個出車禍心臟病病發的女孩,將她送到了附近的醫院,然后我就去樓下繳費,總裁夫人一個人坐在樓上等那個小女孩。只是十分鐘的時間……總裁夫人就不見了……”

夜廷琛眼神驟冷,但是也顧不上在責怪陳落了,他冷聲道:“我馬上過來,現在立刻安排人去查,醫院附近所有路口的監控,事發時間內從停車場駛離的車輛,今天送進醫院的病人,一項一項給我查!”

夜廷琛聲音帶著壓抑的怒氣駭人的響起,陰沉恐怖。

陳落剛才只想到去查醫院的監控,監控被抹掉以后,整個人已經亂了陣腳,現在聽到夜廷琛的命令,才知道接下來應該做什么,連忙應道:“是!”

而這邊,樂煙兒已經悠悠醒來,她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陌生的房間里。

她剛剛牽動身體,就察覺到身邊有些不對勁,她身邊竟然還睡著一個孩子,她仔細看了一下,發現竟然是醫院的那一個。

樂煙兒急忙探探鼻息,發現安妮呼吸很勻稱,臉色也恢復紅潤,好像沒什么事了。

可是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她昏迷之前……

對了!夜安玨!

樂煙兒想要開門呼救,但是沒想到房間陡然傳來夜安玨的聲音:“她沒事,只是還在昏迷,她好像挺喜歡你的,一直在叫著姐姐,所以我就把你們放一起了。”

樂煙兒這才注意到,房間里有竟然監控器和揚聲器。

這算什么,難道她在坐牢嗎?

她不禁氣的握緊拳頭,冷道:“你到底干什么,你抓我就算了,這個孩子是無辜的!”

樂煙兒忽然想起什么,眼睛睜大,“等等……開車撞她的人是不是你?”

“噓!別說這話,她是我未來的老婆,并不是外人,這是她的家,她回來理所應當。至于你說的,千萬不要告訴她,她要是知道這一切都是我做的,她會傷心的,而我……不想她傷心……”

“你少惺惺作態了!她變成這樣還不是你害得?”樂煙兒的眼中蒙上一層冷冷的寒霜,直直地看著攝像頭,她知道夜安玨此刻一定在監控室看著她們。

果然,坐在另一個房間的夜安玨,看著屏幕里倔強怒氣的女孩,嘴角不自覺的挑起笑容。

他就是喜歡看人憤怒的樣子,全世界開心的人太多了,尤其是他的身邊,他最是見不得這樣的場景。

他們越是幸福,他就要將那幸福撕碎,讓他們哭給自己看!

夜安玨不得不承認自己是有陰暗面的,但是他卻不承認自己壞。

因為,如果他是真壞的話,就不會成全孟依白,沒有殺死那孩子,對于樂煙兒也只是小打小鬧給予警告……

本來……他沒想這么做,但是夜廷琛放過了他,他因他而痛苦的活著,夜廷琛卻不終結。

他想開心的活著,唯一的辦法,就是他死,或是夜廷琛亡!

夜安玨看著屏幕里樂煙兒干凈宛若山間百合的臉龐,忍不住笑道:“你可千萬不要告訴她這一切都是我做的,她有心臟病,接受不了刺激,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樂煙兒你不要忘了,你也是兇手!”

你也是兇手……

這幾個字深深地烙印在心底,她身子狠狠一顫。

他在威脅她。

她用力的握緊拳頭,她突然很討厭自己這么沒用,現在除了生氣什么都做不了!

最后,她歸于平靜,拳頭松開捏緊,最后徹底松開。

樂煙兒深吸一口氣,冷靜地說道:“夜安玨,你不就是想要拿我威脅夜廷琛嗎?我只能告訴你,做夢!就算我死了,我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說完,她閉上眼睛,頭就要撞上墻面,沒想到夜安玨冷冰冰的話語傳來:“你要是敢死,我就讓那無辜的孩子給你陪葬!”

“你……”樂煙兒聽到這話,全身忍不住顫抖起來,哪里還敢自殺,“你到底有沒有人性,這個孩子那么小,是無辜的……”

“無辜?難道我就不無辜嗎?”夜安玨驟然冷了下去。

樂煙兒聽到這話忍不住嘲諷一笑:“你無辜?你說這話難道不覺得可笑嗎?你傷害了那么多人,你要是接受到懲罰你是罪有應得!”

罪有應得……

這四個字宛如釘子一般,隨著她的聲音落下,頃刻間也釘死在他的心上。

疼……疼得有些麻木了!

夜安玨越發邪肆地笑出聲來,那聲音像是來自地獄一般:“沒錯啊!我就是罪有應得,可是我的報應還沒來,我活的好好地,但是你能不能看到我遭報應的一天,就很難說了!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有時候,人生就是這么殘忍!”

夜安玨的話一字字一句句地砸在樂煙兒的心上,她不忿,卻又啞口無言。

“樂煙兒,我懶得和你廢話,總之,我告訴你,這幾天你就安安心心的待在這里,哪都不能去,你要是敢自殺,我讓這城堡里的人都給你陪葬,讓你黃泉路上不會太孤單!而且,就算你死了,我也會拿你的尸體威脅夜廷琛,你說他救還是不救?他會讓你的尸體落在我的手上嗎?”

樂煙兒氣結:“你……你太卑鄙了,你怎么能做出這么惡毒的事情?”

“卑鄙?”夜安玨輕笑,聲音薄而冷,在空蕩蕩的房間里顯得越發詭異可怕,“你第一天認識我嗎?我當日和夜廷琛說過,只要我不死,這游戲就不會停,現在,才剛剛開始,你就好好享受吧。”

夜安玨說完,關掉了麥克風,樂煙兒的房間陷入一片安靜。添加"buding765"威信公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