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夜廷琛樂煙兒 > 第433章 背叛的痛苦
“從小,我被當成繼承人培養,但是母親她沒有選擇溫室里的培養,而是將我送去了歐洲游學歷練。父親去世的時候,她沒讓我回來,直到父親的喪事處理完,我才回到了家中。剛回來的第一天,我在我父親的房間里,聽到了我的母親和另一個男人的交談……聽到他們的話,我才明白真相,那個女人背叛了我的父親。甚至,在我父親還尸骨未寒的時候,她就把那個男人帶回了家里!”

夜廷琛的聲音聽起來格外的脆弱,每一個字吐出來都是那么的艱難,仿佛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一般,可見這段往事對他來說是多么的痛苦不堪。

這事是發生在十五年前,當時的夜廷琛也不過是個少年而已,不禁突然遭遇父親的過世,還要承擔母親背叛的痛苦……

他……這些年,就是這樣過來的?

難怪他會討厭女人,原來是那個時候留下的陰影?

原來拜爾說的沒有錯,空穴不來風,那個男人……就是林遠堂,也就是林冬陸的父親?

“夜廷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放下好不好?副董現在還不是孤獨一人嗎?”

“那是因為那個男人死了!”

聲音,陡然寒徹地響起,讓她沒由來的心驚了一瞬。

樂煙兒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接話,最后只是用自己的身體溫暖冰涼的夜廷琛,聲音細小的響起:“我知道你很難過,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陪著你。夜廷琛,只要你需要我,我就會出現,不會離開你的。”

夜廷琛聽到自家小妻子的話,神智突然清明了許多,心中的戾氣也陡然消散。

樂煙兒啊……

總要這樣的魔力,可以輕而易舉的撫平他心中的褶皺。

“煙兒,我該拿你怎么辦才好?”

夜廷琛緩和了語氣,即便是對別人的怒火,也舍不得讓樂煙兒遭受一點。

樂煙兒離他那么近,自然察覺他的感覺,不禁輕輕一笑:“既然不知道,那就不要想著拿下我。你聽我的就好,我是你的老婆大人嘛!”

“我以為我不會選擇結婚,直到遇到了你。”夜廷琛緊緊地摟住她。

“幸虧你遇見了我,否則誰拯救你于水火之中啊!你要是真的感謝我,就陪我下去,把那蛋糕吃掉,那可是我精心準備的呢!你還沒有許愿,你是想讓我白忙活這一場嗎?”樂煙兒佯裝怒氣地說道。

夜廷琛無可奈何的點點頭,哪里有拒絕的能力?

于是,兩人再次下了樓,但是哪里還能見到蛋糕,只能看見一個吃的肚兒圓滾滾的吃貨,真心滿意足的拍著肚皮,隨即他打了一個響亮的飽嗝,感慨道:“餓了這么多天,終于吃飽了!”

“我……我的蛋糕?”樂煙兒看著狼藉的桌面,還能依稀看見她的奶油人偶。

夜廷琛則是危險的瞇了瞇眼眸,大步上前,就提住了小胖子的衣服,壓抑著怒氣說道:“小子,你是在找死嗎?”

“哎呀呀!我是怕你們浪費呀,我怎么知道你們還要吃啊!琛哥哥,我知道錯了,你放我下來吧,回頭我賠你一個很大很大很大的蛋糕!”小家伙誠惶誠恐地說道。

樂煙兒失神的看著桌面的奶油,眼皮不安的跳動起來,本來籌備好的生日會,現在不歡而散。

蠟燭沒有吹,也沒有許愿,更沒有大家的祝福……

這……是不是一個壞兆頭?

“算了,一個蛋糕而已,就不要為難他了!”

樂煙兒暗淡地垂下了眼眸,副董來的時候剛好打開蛋糕插上蠟燭,也不知道夜廷琛看清楚了沒有。

這蛋糕是她親手做的,還用奶油做了一個帥帥的人偶,西裝革履,十分像他。

而且她用心的放了很多巧克力片,每一片都寫了一句祝福的話,現在好了,夜廷琛一個都沒看到。

說不難過是假的,但是難過也沒什么用。

“你小子給我滾上樓去,否則我一定讓你屁股開花。”夜廷琛瞇眸威脅道。

明星星一聽,連忙蹬了一下短腿,快速的說道:“我知道啦,你趕緊放我下來啊,我馬上麻溜的跑啊!”

他腳一著地,立刻撒開丫子瘋狂的離開了。

樂煙兒正想轉身離去,沒想到夜廷琛卻拉住她的手,讓她先坐下。

她不明所以,看著夜廷琛進了廚房。

很快,兩碗熱氣騰騰的面端了出來。

“長壽面?”樂煙兒詫異地說道。

“嗯。”

夜廷琛見她臉色舒緩,他的情緒也好了許多。

樂煙兒看到這個心里總算安慰了不少,見他準備動筷子,開始吃了,她連忙打住:“你還沒許愿呢!”

“我的愿望已經實現了,不需要許愿了。”他微笑,眼中是毫不掩飾的深情,“和你在一起一輩子,這就足夠了。”

樂煙兒聞言臉紅了一片,都不知道他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對了,你的禮物呢?”

“沒有,給你準備的這場生日宴會就是我給你的禮物啊,你還想貪心要別的?”她沒好氣地說道,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疑惑地詢問:“你今天早上說,有什么事情要告訴我,你要說什么啊?”

她的話音剛剛落下,夜廷琛的臉色一時間變得有些復雜晦澀。

良久,他的聲音才低沉入耳:“杜鴻雪來了。”

“嗯?”

樂煙兒正吃著面,猛不丁的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十分詫異地抬眸看著他,這才發現他也目光灼灼地看著自己。

杜鴻雪不是在A市嗎?怎么會突然出現在英國,難道代言活動需要她來這邊嗎?

她并沒有多想,只是納悶地說道:“這是你要和我說的事情嗎?她來了,怎么了?”

“她被人綁架了,用來威脅我,我把她救了出來,一直放在醫院休養,明天你陪我去見見她。”

醫院?

她微微一愣,突然想到前幾天夜廷琛一直很忙碌,說他的一個朋友在醫院,難道是……杜鴻雪?

那么……他夜不歸宿,也忘記陪他看婚紗,都是……去陪伴那個女人了嗎?

她拼命安慰自己,夜廷琛本來情商就低,他可能根本就沒有想那么多,只是想著幫一下杜鴻雪,和她根本就沒有什么。

但是心情還是忍不住一點點壞了下去。FL"jzwx123"威信公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