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夜廷琛樂煙兒 > 第504章 闖醫院
“可是……是頭部受創啊!而且,你也不清楚現在醫院的情況,也不知道他現在到底怎么樣對不對?求求你速度能不能再快一點,我真的求求你了。”

她的眼淚流了下來,一顆心全都系在夜廷琛身上,恨不得現在就飛到醫院,看看他有沒有事。

弗朗西斯點點頭:“我用我最快的速度帶你去,但是我也要保障你我的安全,從現在開始你別多想,否則會自己嚇自己的!”

“好好好,我……我不多想,你快點開車。我,我不多想,我一點都沒多想,夜廷琛會好好的,不可能出事的……”

她自我麻痹,但是一點用都沒有,眼淚還是豆大的落下。

她就想陷入魔怔一般,不斷地說道:“我不多想,我不會多想的,不想……”

她實在是有些接受不了,昨晚還好好的人,怎么一大清早醒來,就得知他出事的消息了呢?

而且,沒有任何人告訴自己,還是弗朗西斯說的。

她突然覺得自己好寂寞,要是哪天夜廷琛真的死了,是不是所有人也隱瞞著自己,不讓她知道,就像是在A市那次一樣?

她在英國,再一次感受到了孤立無援的難過。

樂煙兒看著窗外飛逝的景色,每到一個紅綠燈路口,她都提心吊膽,因為不知道他是在哪個路口出了事。

這個混蛋怎么可以闖紅燈,對自己不負責任,對別人更不負責任!

混蛋,混蛋!

她心里怒罵著,但是臉頰上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般。

這一次,時間過得無比漫長,等她到達醫院的時候,她就像是過去一個世紀那么長。

弗朗西斯直接用美色勾引了小護士,立刻得知vip病房在哪,然后就帶著樂煙兒上了樓。

“你們是誰,這里不能進!”

他們剛剛踏出電梯,沒想到立刻就有兩個黑衣保鏢出現,竟然拿著槍指著他們。

弗朗西斯立刻抬手投降:“我是弗朗西斯伯爵,這位夜先生的太太,我們是來看望他的。”

“不好意思,陳落秘書有過命令,任何外人不能踏入,請回。”

保鏢的態度十分強硬,他可不管眼前的是什么伯爵什么太太,他只知道執行命令。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攔著我不要緊,你要是敢攔著她就要緊了!要是被你們的總裁知道了,一定非扒了你們的皮不可!”

“請回,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保鏢已經將手槍上了膛。

他們的任務就是保護夜廷琛的安全。

樂煙兒聽到兩個保鏢的話,暗自咬緊了牙,壓低聲音對弗朗西斯道:“你先撐著,我進去。”

“什么?”弗朗西斯一臉疑惑,扭臉看向樂煙兒,沒想到她竟然不管不顧的沖了進去。

那保鏢狠狠蹙眉,威脅道:“回去,否則我開槍了!”

但是樂煙兒仿佛沒聽見一般,直接沖了過去。

保鏢面容一肅,竟然真的扣動了扳機。

身后……陡然響起了一道響亮的槍聲,嚇了樂煙兒一跳。

她連忙回頭去看,只見弗蘭西斯死死地抱住那個人的胳膊,所以那一槍打偏了,從她身邊飛過,狠狠地釘在了墻上,墻面上還冒著白煙。

“站住,否則我們不客氣了。”

另一個保鏢說道。

樂煙兒咬咬牙,說道:“伯爵先生,靠你了。”

“又來?”弗朗西斯有些崩潰。

“陳落!我要見夜廷琛!”

樂煙兒焦急地喊道。

陳落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個保鏢抬槍指著樂煙兒,嚇得大驚失色,連忙呵斥:“放下,你知道她是誰嗎?”

保鏢聽到陳落的聲音,立刻放下了手槍,恭恭敬敬地垂下腦袋。

陳落來到樂煙兒面前,上下掃視了一眼,確定剛才那一槍并沒有打在她的身上,才松了一口氣。

“總裁夫人,你怎么過來了?”

“夜廷琛怎么樣?”

“總裁……他受了傷,沒什么大礙,夫人不用擔心,有我和嚴老兩個人在這守著就可以了。”

他不知道樂煙兒是如何知道這件事,但是他家總裁昏迷之前卻明確說過,這件事不能讓樂煙兒知道,怕她太過擔心。

而且樂煙兒已經在家軟禁起來,按理說是不可能知道這件事的,所以她出現在這,他十分驚訝。

“讓開,我要進去看他!”樂煙兒生氣地說道。

現在的場景和當年在A市簡直一模一樣,他受傷了從不告訴自己,就算難過了也從未說過緣由。

昨天晚上,她知道他和副董發生矛盾,但是具體是什么,自己一概不知,他不說,她就從來不問。

不是不代表她不想知道,而是不想讓他為難。

但是,事到如今受傷了還瞞著,她是真的忍受不了了。

陳落一臉為難的看著她,苦澀一笑:“總裁夫人,你就不要為難我了。”

“你要是不讓我見到他,好啊,我就和夜廷琛離婚!反正他什么事都不告訴我,我也不稀罕知道了,要么就讓我進去看人,要么我現在立刻走!”

“這……”

這句話不禁把陳落為難住了,就在他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嚴老的聲音傳來了。

“少夫人,進來吧。”

陳落一聽到這聲音,就像是聽到了天籟之音一般,連忙讓開了身子讓樂煙兒進去。

有人做主就好,他一個人真的不敢下這么大的命令

進去后,樂煙兒看到了病床上的男人,頭部受創,包了一層層的紗布,上面還有殷紅的血沁了出來。

男人仿佛睡著了一般,那張臉除了蒼白一點,剛毅冷漠一如既往。

即使在睡夢中,那眉宇還是蹙在了一起,仿佛在夢里,也有無限的事務等著他去操心。

她忽然覺得,夜廷琛真的太辛苦了,他從來就沒有一日真正的放松過。

看著夜廷琛這幅樣子,一想到昨晚還好好的人,現在就靜悄悄的躺在這,心里不是滋味。

淚珠兒順著臉頰滾落,她失去了聲音。

一旁的嚴老并沒有等她詢問,就開了口:“醫生說并沒有什么大礙,只是陷入短暫的昏迷。少爺人比較遲鈍,所以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只知道一味地隱瞞著你,這一點是他的不對,但是他不會改,因為他愛著你,見不得讓你難過擔憂。”

“我知道,這次少夫人很生氣,我們也有責任,但是我們都沒有辦法。少爺是個什么樣的人,少夫人也知道,言出必行,我們只有遵守的份。”添加"jzwx123"W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