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夜廷琛樂煙兒 > 第509章 怎么會有血
陳落看她這幅樣子,自己也有些難過,沒有再阻止,只是叮囑了兩句,便轉身離開了。

一時間,房間里只剩下她和老爺子兩個人。

她慢慢的來到爺爺面前,像往常一樣跪在爺爺的身邊,然后將頭輕輕的靠在爺爺的膝蓋上面。

她貼著他的手,能聞到紫砂壺里的香味,是爺爺生前最喜歡的蘭貴人茶葉。

“爺爺……我好想你。你說等我結婚了,你還會再來看我的,可是我還沒有結婚了,你怎么就沒了?你向來說話算話,怎么這次……說話不算話了?”

這番話,斷斷續續,哽咽地說了出來。

她痛苦的閉上眼睛,任由眼淚肆意的落下。

她緊緊的抓住爺爺的手,手心已經沒有任何溫度,冰涼的有些可怕。

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一張口喉嚨就疼得要命。

不管她這次怎么撒嬌,怎么裝可憐,爺爺都不會醒過來了,永遠都不會醒過來了。

她不知道爺爺是不是因為顧心月的事情郁郁寡歡而死,但是她心里的自責確實難免的,最起碼,要不是因為顧心月坐牢了,爺爺說不定現在還在英國,自己還能照顧到他。

就算爺爺去世了,她也能見到最后一面。

說來說去,都是自己錯了。

一時間,她哭的泣不成聲。

后來有人送壽衣過來了,給老爺子換上,顯得老爺子平和了許多。

茶壺被人取走,就要隨意放下,樂煙兒連忙緊張的抱在了懷里。

這個茶壺,她要留下!

顧文生來到她的身后,幽幽的嘆了一口氣說道:“今晚你和陳秘書就在這住下吧,明天賓客會很多,需要你迎客,能承受得住嗎?”

樂煙兒用力的點點頭:“謝謝爸。”

這一次,她是真心的道謝。

謝謝他沒有趕自己離開,不管是出于什么樣的目的。

“你阿姨她還沒有從打擊中緩過來,你不要怪她,她也是太難過了。”顧文生想了想,怕夜廷琛會報復,還是開了口。

樂煙兒聽到這話,就知道他是在忌憚夜廷琛。

她點點頭:“知道了,我不會放在心上的,愛月還好嗎?”

“她就是那個驕縱脾氣,從來沒有受過苦,所以剛去這幾天不適應,過些天就好了。你去休息吧,今晚我來守夜。”

“我不想睡,我想在這守著爺爺。”

“那可怎么行,萬一熬壞了身子怎么辦!”顧文生說道。

她聞言連忙搖搖頭,也不知道是不是搖頭太過猛烈,一陣眩暈一下子襲擊而來,讓她險些站不住腳,整個人都向后跌去。

好在顧文生眼疾手快,將她扶住。

“你看你,剛說你別熬壞了身子,現在就要支撐不住了,你還是乖乖回到房間吧。”

“我……我沒事,就是突然很頭暈。”樂煙兒深吸了幾口氣,睜開眼睛,發現視線有些模糊。

她搖搖頭,發現眩暈來的更猛烈了,腿都有些軟了。

顧文生連忙叫來了陳落。

陳落一見她這副模樣就要送她去醫院,但是卻被樂煙兒阻止。

“今晚我要在這,哪都不去。”

“既然你在家,就要聽我的話,現在立刻回房間休息,明天一早再來幫忙,否則我也要轟你出去了。”

顧文生的語氣有些嚴肅地說道。

她嘗試了幾下,發現眩暈還是很強烈,確實需要休息,她不得已的點點頭,然后讓陳落送自己到房間。

可是,即便她休息了她也睡不著。

她睜著眼睛,眼角有著淚珠滾落,一想到和爺爺的種種,她就忍不住咬緊被窩,眼淚簌簌的落了下來。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顧夫人的聲音。

“什么,你竟然把她留了下來,我告訴你,我不答應。她要是在這,我就走!”

樂煙兒剛剛從床上起來,沒想到顧夫人就推門進來了,二話不說就上來掐住樂煙兒的脖子。

“你這個害人精,你還我女兒!”

樂煙兒現在虛弱的要命,根本沒有任何力氣反抗,只能任由著被她抵在了墻上。

顧文生和陳落上前,拉開了顧夫人的身子,但是樂煙兒也失去了支撐,重重的跌倒在地。

小腹……突然傳來一陣陣絞痛。

這痛來的實在是太兇猛,她險些招架不住的昏闕過去,不多時小臉就變得慘白無比。

陳落察覺到她的不對勁,連忙上前擔憂的問道:“你怎么了?”

“不……不知道,肚子……肚子好疼!”

她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額頭上全都是豆大的汗珠,一顆顆的滾落下來。

情況緊急,陳落也顧不上避嫌了,直接將樂煙兒抱了起來,沖出了房門。

顧文生看到這一幕,立刻呵斥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要是樂煙兒有個三長兩短,你認為夜廷琛會放過我們嗎?”

“血……”

但是面對他的怒斥,顧夫人就像是傻了一般,呆呆的毀了一個字。

“什么?”

顧文生順著她的手看去,只見她指的地方竟然有一攤血漬,那正是剛才樂煙兒跌倒的地方。

“怎么會有血?”他心頭一跳。

顧夫人隨即爆發出瘋狂的笑聲,笑的前俯后仰,直不起身子。

“哈哈,她懷孕了!樂煙兒那個白眼狼懷孕了,這次肯定是要流產了!哈哈,我弄死了她的孩子,我替月月報仇了!”

“流產……”

顧文生念叨這兩個字,膽戰心驚,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自家妻子,怒道:“你真是要害死我們家了!”

說罷,他也沖了出去。

陳落抱著樂煙兒來到車上,將她放下后猛然發現自己的手上全是血,一瞬間整個人呆如木雞。

樂煙兒疼的睜不開眼,小手緊緊的按在腹部,企圖這樣能夠緩解一下痛楚。

她真的好疼好疼,就像是要死了一般。

小腹好像有什么東西流出,疼的她撕心裂肺。

“快……快開車,去醫院……”

她痛苦的抓住陳落的手,才讓他回過神來。

陳落面色復雜的看了樂煙兒一眼,連忙沖進了駕駛室,立刻發動引擎,踩著油門快速離去。

車廂內,血腥味越來越濃郁了!美N小說"jzwx123"W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