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夜廷琛樂煙兒 > 第659章 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五年了……

她已經從當初任性的小女人,變成一個的孩子母親,年近三十,即使保養得再好,但是歲月仍舊在她的身上留下了痕跡

但是他呢?

他仿佛從未變過,長身玉立,脊背筆直,一張臉俊挺深邃,精致得仿佛上天最得意的雕塑作品。

這五年他精心打理L.N.,不參加活動,外界人捕捉不到一點的信息。

她也無所謂,她控制著自己不去詢問,每次出發去另一個城市,亞瑟都會提前告訴她夜廷琛的近期的活動時間地點,就是錯開他。

她趕在九月開學的時候回來,已經很小心翼翼了,為什么還是和他遇見了。

她的呼吸一下變得輕顫起來,每一下都牽扯著心臟,微疼。

樂煙兒掙脫開晚晚的手,就像是叢林中遇到天敵的幼獸一般,逃得是那樣狼狽。

諾曼沒有殺她,甚至還把晚晚的撫養權交到她的手上,只讓她答應一個條件。

遠離夜廷琛。

離得越遠越好。

一個強大的人如果沒有軟肋,他做事就不會顧忌,也不會輸。

她和晚晚,現在就是夜廷琛的軟肋,所以必須消失。

所以,這五年他做的很好,恢復了那個雷厲風行的夜總,行事完美,沒有留下一點話柄。

現在,也絕對不能打破這份難得的平靜!

樂煙兒對學校很熟悉,并沒有慌不擇路,她知道后面是教室,匆忙的朝著那跑去。

晚晚沒想到樂煙兒居然這么慫,連話都不說一句就跑了,頓時急了:“媽咪,你別跑啊!喂,老爸,你趕緊去追啊!”

其實不用她說,夜廷琛也知道這一刻不能讓她逃掉。

她已經逃了五年了,一個理由都沒有,這對他不公平!

夜廷琛黑眸危險一瞇,長腿一邁便循著樂煙兒的方向跑去。

那一排教室,每一個門都緊緊關著,他一一打開,直到最后一個,被人從里面反鎖上了。

夜廷琛知道,她在里面。

“樂煙兒,我以為你會想要見我,就像我那么想要見到你一樣。”

他的聲音一如既往,還是那么平靜沉穩,但是往日毫無波瀾的聲線,這一刻多了一絲起伏,流露著淡淡的悲傷。

夜廷琛站定在門前,一手輕輕抬起,撫摸著冰冷的門面。

他知道,樂煙兒就在這扇門的后面,在聽他說話。

“這些年,我很想你,你知不知道?”

“我一向不信教,但是你走后,我就寧愿世界上真的有神,有天堂,你和女兒在那里過得好好的,只有這樣,我才會覺得我的思念有所寄托。我有時會去教堂做禮拜,就是想著,也許這些圣歌,也能傳到你的耳中。”

“可是,我又忍不住擔心,如果是按照東方的因果輪回,那么你早就已經投胎轉世了,你比我走得早,我又該怎么找到你?這樣想著,我就恨不得早些死了去陪你才好。”

“我時常夢見你,夢里,你就坐在廚房的臺面上,在晨光中笑的很漂亮,然后你對我說‘老公,我回來了’,這個夢,我真的不愿意醒來。”

“你走了之后我才發覺我有很多不好,和你在一起一年多,我都不知道你喜歡什么花,每天去墓園的時候都很糾結。今天是白薔薇,明天是滿天星,后天是粉百合,每天不重樣,想著總會遇到你喜歡的。”

“家里給晚晚留的房間還在,我發現里面的信都不見了,我猜是你拿走了。我想,你當時一定很傷心,可是我卻沒能陪著你。抱歉,煙兒,我一直失職,卻很想努力做好,你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

夜廷琛的聲音磁性低沉,就像是夜曲輕輕揚起,言語之間有種特殊的魅力,總是能輕而易舉的牽動她心中的琴弦。

那么理性有邏輯思維的人,說到感情的事情,想一句說一句,沒有經過思考,是他最真實的想法。

想她是真的,念她是真的,這些年痛苦也是真的。

她不在的每一天,對他來說都是一種煎熬。

樂煙兒在里面聽著,泣不成聲,拼命地捂住嘴巴,才沒有讓自己發出聲音。

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夜廷琛,違背了諾曼的約定,他會不會懲罰她們?她怎么樣無所謂,但是晚晚呢?

她不能拿晚晚的性命冒險啊!

夜廷琛說了很多很多,但是心里話實在是太多了,他更根本說不完,只好輕嘆一聲,然后苦笑。

“煙兒……”

那笑……

隔著門扉,深深地撞擊在樂煙兒的心里,讓她心中最后一道防線轟然崩塌。

他那么強大的一個人,站直了身子仿佛永遠不會倒下,臉上總是冷情寡淡的模樣,說話的時候薄唇輕啟,溢出來的話如古井無波。

而現在,他輕嘆,他苦笑,像是被折磨的快要堅持不下去了!

樂煙兒的身子軟軟的跌倒在地,雙手死死地捂住嘴巴,心痛的揪起,疼痛蝕骨。

樂晚晚趕過來的時候,就看見這個男人呆呆的站在門口,一手觸摸著冷冰冰的門,仿佛已經保持這個姿勢很久了一般。

她看著,竟然覺得很心疼。

據她調查,這個男人冷漠無情,雷厲風行,是星星叔叔的哥哥,他們會避開自己討論這個男人。

說他是多么的有經商頭腦,是多么的有雷霆手段,是多么的強大厲害……

她偷偷地聽著,知道她的爹地是個很厲害很厲害的人,只手遮天這四個字來形容都不為過。

但是……

他卻寵媽咪入骨。

晚晚不知道他們過去有著怎樣的故事,但是一定很刻骨銘心,最起碼讓媽咪五年了都沒有忘記。

她第一次和媽咪分開睡得時候,搬進了自己的新臥室,全都是粉紅色。

她一點都不喜歡。

可是媽咪在裝修的時候卻十分開心,眼中藏著最溫柔的光,和看在自己身上是完全不同的。

她猜想和這個沒有謀面的爹地有關。

她不明白,兩個人明明那么相愛,為什么還要分開?

她鼻頭一酸,忍不住云眸彌漫上了水霧,她走上前哭道:“媽咪,比賽就要開始了,所有的同學都知道我今天會帶爹地過來,要是你們不上場,他們會笑話我的!”

她機靈的拽了拽夜廷琛的衣服,給他使了一個眼色。

明明還在流著金豆豆,但是眸光流轉之間,滿滿都是雞賊

夜廷琛微微攏眉,然后開口:“就算你不想見我,但是晚晚呢?難道你要讓別人都笑話她嗎?”

這話,讓樂煙兒猶豫。

她想到在更衣間聽到的那些話。

要是自己不出場,那以后還會有人和晚晚做朋友嗎?

可是……為什么是夜廷琛?為什么租來的偏偏是他?

就在樂煙兒還在糾結的時候,樂晚晚同學繼續哭哭啼啼的說道:“媽咪,還有十分鐘就要到我們了!就是你,惹媽咪不開心,我把二十塊還給你,我再也不要見到你了,你是壞人!”

晚晚哭著喊著,那聲音別提多么令人心疼了!

而夜廷琛默默忍受著,視線一瞬不瞬的看著那緊閉的門。

心里,緊張到了極點。

煙兒……

你還是不愿意見我嗎?你知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痛苦?

自從和你在一起,這種感覺一直縈繞心頭,那是因為我患得患失,先前嘗過的甜有多美好,現在就有多排斥那孤獨的一人世界。

要是你不在我身邊,那夜廷琛……也只是會說話會工作的機器了。 美N小說"buding765"微X公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