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夜廷琛樂煙兒 > 第730章 又是一年下雪時
很快,一份牛肉面上來了。

她看著面湯,吧嗒一聲,眼淚竟然掉落進去。

她抬手抹了抹自己的眼角,發現早已淚流滿面。原來……是哭了。

她拿起筷子,開始吃起來,她并不餓,所以吃的十分緩慢,到最后面變得坨了,她還繼續吃著。

白敬辰……

有很多話想要對你說,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感受到痛苦嗎?實際上我也很難受知不知道?

這五年,他們沒有聯系,她以為自己早就忘了,身邊的同事都不知道白敬辰是誰,也根本不會提起這件事。

她以為自己走出來了。

可是當樂煙兒提起這個名字的時候,她的心疼得就像裂開了一樣。

一如當時分開的時候。

她這才發現,原來她從來都沒有忘記過他,只是一直將他壓在心的最深處,仿佛這樣就可以不記起,誰知道,一旦提起這三個字,就是海嘯一般的思念狂潮。

她有好多話想說,但是卻沒有說出口,所有的話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嘶吼著,最后化為眼淚,全部咽到了肚子里。

“余小姐,面已經冷了,不好吃了,我給你重新弄一碗吧,免費的。”

“不用。”

她垂著腦袋,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悲傷地樣子。

最后,一碗面吃完了,她付錢離開。

外面很冷很冷,A市即便臨著海,氣溫還是很低的。

一出門,寒風吹來,撩起了她的黑發。

突然一片白白的東西飄到了自己的面前,她伸手一張,沒想到是一片雪花。

下雪了……

那年,也是在下雪的時候,白敬辰問她,要不要嫁給他。

她深呼吸一口氣,用力的對著空氣喊道:“白敬辰,我愛你,我會忘記你!”

對不起。

我愛你,卻一直給你傷害。

對不起。

我愛你,可是我卻要忘記你。

眼淚撲簌簌地落下,余珊珊蹲下身子,將臉埋進了膝蓋里。

……

而此刻,樂煙兒正在車上,和夜廷琛一起回家,沒想到車窗外竟然飄起了雪花,她連忙放下窗戶,冷風一吹進來,她頓時冷的縮了縮腦袋,將手伸出窗外想要接一點雪花。

夜廷琛已經停了車,從后座拿出一條圍巾披在她的脖子上,她瞬間感受到一陣暖意。

“你買的?”

“媽買的。”夜廷琛誠實地道。

“你看到了嗎?下雪了,A市的第一場雪,我們一起在A市過的第一個冬天。”

“嗯,以后我們還會有更多的冬天一起度過。”

“現在下的這么大,第二天肯定雪很厚很厚了。我還記得上次下雪,我們一起堆雪人了。”

“你喜歡的話,我們可以再堆一次。”

“上次,有白敬辰和珊珊,可是現在……物是人非了。”樂煙兒有些惆悵,問道:“白敬辰現在還好嗎?”

“他去周游世界了。”

“那……他有新的女朋友嗎?雖然珊珊沒有明說,但是我覺得她沒有放下。”

夜廷琛的手撫摸了一下她的頭發,“感情的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讓他們自己去操心吧。”

樂煙兒無奈點點頭,也只能這樣了。

兩人上了車,夜廷琛便發動油門,開車回家。

一路上,雪越下越大,簌簌落下,都能聽到聲音。

等他們下車的時候,車頂都浮著一層白白的雪花。

天還是灰蒙蒙的,但是別墅周圍的路燈都亮著,將這場雪景映照的十分明亮。

她問夜廷琛:“今天我不在家,你在做什么?”

聞言,夜廷琛的面色變得有些古怪,聲音突然有些悶悶的:“我發現……我失業了。”

“咳咳……”

樂煙兒聽到“失業”這兩個字,忍不住劇烈咳嗽起來,一副受驚的表情,看著他,不確信的再問了一遍:“你說什么?”

“我失業了,所以今天很無聊。不用處理公事,總部的人也不需要找我,明天也不用去上班。而你出去和閨蜜聚餐,讓我一個人在家,飽受孤獨。”

夜廷琛逼近,氣息深沉。

她忍不住縮了縮腦袋:“你這話說的有些嚴重了吧,多少人還想要這種空閑的生活呢。”

她絕對不承認,自己因為冷落了夜廷琛而心生愧疚。

“有你在,當然很愉悅,沒有你在,就很無聊。”

被夜廷琛那熠熠的黑眸看著,樂煙兒越發覺得自己太過分了,夜廷琛為了她放棄工作,她居然還丟下他一個人。

“那你今天都干了什么?”

“看了攝影相關的書。”

“然后呢。”

“沒了。”

“……”所以說,她晚上出去了三個小時,他都在看書?沒有別的事情做嗎?

“一直在想你,所以……打算怎么補償我?”

夜廷琛上前,大手纏住她的腰身,薄唇貼著耳朵呵氣,那聲音低沉魅惑,溫熱的鉆入耳朵里,讓她止不住的渾身顫抖起來。

他的舌頭已經纏上了她的耳垂,勾入嘴巴里,牙齒輕輕啃噬。

那種感覺……

像是細小的電流擊過,腦袋嗡嗡作響,已經沒有多余的思考能力了。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被他帶進了家里,很快上了樓。

扯圍巾扯衣服扯被子……

什么都扯。

這就是讓夜廷琛獨守空房的代價!

第二天早上起來,屋外的雪已經很厚很厚了。

樂煙兒起床的時候,夜廷琛已經將她需要的衣服準備好,甚至不需要自己動手,任由他幫自己穿衣服。抱到浴室里,然后他擠牙膏,連牙刷都是電動的,所以全程不需要自己動手。

“我感覺我又胖了。”她無奈的說道。

“嗯,我感受到了。”

樂煙兒聽到這話,真的很想吐血。

要是別人家的老公聽到這話,肯定說“沒有,哪里胖了”。

但是到了夜廷琛這,她想要聽到假話都難啊。

他大手纏在腰際,說道:“不過,手感更好了,我很喜歡,還可以再胖一點。”

“會成豬的。”

“說明我養的好。”

他們兩個下了樓,沒人做早飯,十分自覺地將廚房重地交給夜廷琛發揮。

一家老小一起吃飯,飯桌上顯得異常熱鬧,飯后就在院子里玩耍,兩個小孩子玩的不亦樂乎。

伊凡站在雪地里,基本上就是被砸的份,也不敢還手,就呆愣愣的站在那,讓樂晚晚砸雪球。

樂晚晚笑得直不起腰來。

“伊凡,你傻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伊凡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仿佛開竅了一般,一下子砸了過去,直中樂晚晚的腦門。

這下換成樂晚晚被砸懵了。

兩個孩子瞬間炸開了鍋。

明秀夫人照顧兩個孩子,眼中都是歲月靜好的寧靜祥和。美N小說"HHXS665"微X公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