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科幻小說 > 基本劍術 > 第六十七章 戰斗(三)
    目前來看,燧發槍里的惡靈不受自己控制,時刻想要反噬自己,若不是有航海羅盤里的亡靈震懾對方,自己怕是早被個惡靈折磨死了。

    至于航海羅盤里的‘艾德里得’,唐安更是無法駕馭,明知道對方是一個厲害角色,但人家就是不為你所用,就像是手里有一把全自動步槍,可偏偏就是解不開槍鎖。

    不過換一個思路,實際上,唐安從一開始,就已經在借用這些東西的力量了。

    用航海羅盤制約惡靈,再用同樣的法子,抵消諸如屠夫斷骨刀上的詛咒,就像是一個控制平衡的玩火游戲,用一堆崎嶇不平的石塊,在尋找那最佳的平衡點,將一塊塊石頭壘起來,組成向上攀登的階梯,但一旦失敗,就會跌落,引火自焚。

    惡靈干掉了一個食人魔,這明顯是激勵了唐安這一方面的士氣,楊保光努力抵擋一個食人魔,而老獸人,則是拖著那個最強大的食人魔。

    對方渾身鐵甲,手里的狼牙棒上也是滿是鐵釘,論個頭,這個食人魔要比老獸人高出兩個頭,簡直就如同一座肉山。不過手持燃燒戰斧,加持力量藥劑的老獸人也是極為勇猛,居然是和對方硬碰硬的對撞武器。

    相對于楊保光只能勉強抵擋另外一個食人魔,老獸人這邊,居然是隱隱占據了上風,燃燒戰斧每一次揮舞,都能從斧刃上帶出一片火光,十分的絢麗奪目,雖說在力量上食人魔占據上風,可老獸人的動作更快。若不是對方身上鐵甲太多太厚,怕是這時間里,已經被老獸人開膛破肚了。

    唐安則是在后面瞄準射擊,不過接下來的兩槍,除了一槍打在一個食人魔的脖子上,另外一槍打偏了。

    畢竟目標是會動的。

    唐安立刻是重新裝填子彈,燧發槍的弊端在這一刻顯露無疑,也幸好是有楊保光和老獸人在前面頂著,否則敵人是不可能給唐安時間來重新裝填彈藥的。

    不過這一次唐安剛裝填好惡靈燧發槍,就感覺身后有風,心生警覺的他立刻是向前一躍,饒是若此,唐安也感覺自己的后背被撞了一下。

    是之前那一只鬃狗。

    這個狡猾的畜生居然是趁亂偷襲。

    唐安起身一摸,后背靠近脖頸的衣服已經別抓爛,當下是心中后怕,若非他衣領較高,而且那個部位縫制了厚皮,剛才那一下,不說要命,但也夠自己喝一壺了。

    鬃狗偷襲不成,沒有停歇,再次撲來。

    直接就將唐安撲到,血盆大口順勢咬向唐安咽喉,情急之下唐安用手中燧發槍阻擋,鬃狗牙齒咬在燧發槍上,發出嘎吱吱的聲響。

    利齒和木頭與鋼鐵的碰撞,就在唐安面前,這一刻,唐安才感覺自己距離死亡,居然是如此的接近。

    若非用槍柄頂著,剛才自己已經死了。

    只是唐安現在沒有時間后怕,在危及到他性命的爭斗中,唐安腦子里什么想法都沒有,唯一有的,就是活下去。

    鬃狗的咬合力極為恐怖,惡靈燧發槍的槍柄此刻木頭開裂,那邊的惡靈也是受到影響,哀嚎一聲,消失無蹤,也不知道是被消滅了還是暫時躲了起來。

    唐安用手撐著,同時努力蜷腿,頂著鬃狗的肚子,但鬃狗力量太大,唐安有些支撐不住,這時候唐安拼了命,雙腿用力一蹬,直接踹在這鬃狗肚子上,這畜生吃痛,撕咬的動作就慢了一些,剛好給唐安騰出手的時間。

    唐安另外一只手從腰間一抓,輪著屠夫斷骨刀,直接就砸在了這鬃狗的頭上。這一下打的結實,唐安也是急了,所以用了全力,鬃狗立刻松嘴,嗷嗷嗷直叫,又有點像是喝醉酒一樣,搖搖晃晃。

    屠夫斷骨刀很暴力,刀刃鋒利,刀背厚重,這一下砸過去,無論是哪一面,都夠對方喝一壺了。

    再說,唐安既然抓住了反擊的機會,又怎么可能不痛打落水狗?當下是沖上去,沖著鬃狗的腦袋又來一下。

    這一下唐安砍的是結結實實,直接劈在了鬃狗腦袋側面,立刻就將這畜生打趴在地上,鬃狗頭上皮肉翻開,血直往外冒。

    不過唐安依舊不放心,或者說,那個時候的唐安,已經陷入了‘癲狂’的狀態,根本不停手,繼續上去用手里的斷骨刀猛砸。

    刀背厚重,和鐵錘沒什么兩樣,只是狠狠砸了兩下,原本還抽搐的鬃狗不動彈了,而且仔細看,對方腦袋已經是稀爛,破碎的骨頭混合紅色黑色和一些白色的東西撒了一地,又惡心是又血腥。

    唐安依舊沒停手,一直砸了七八下,砸的那狗頭已經徹底和地上的石頭泥土混為一體,這才因為體力不支而罷手。

    確認鬃狗死了,唐安來不及擦拭臉上的血水,扭頭看向那邊戰局。

    楊保光即便是有力量藥劑的加持,依舊是敵不過那食人魔,已經是節節敗退,險象環生。

    老獸人雙手持拿燃燒戰斧,依舊是占據微弱優勢,但照著這個發展下去,楊保光死,最后老獸人就會受兩面夾擊。

    唐安看出問題,不敢遲疑,伸手將裝填好彈藥的惡靈燧發槍拿起來,隨后將另外兩把燧發槍快速裝填好彈藥。

    隨后,唐安舉著槍,朝著楊保光那邊走過去。

    十幾米外射擊,還是有可能射不中,而且威力略微不足,但如果是咱兩三米范圍內,想要射不中都難。

    唐安也是發了狠,快步走到近前,也不怕對方戰斗波及自己,就在非常近的距離直接舉槍,開槍,一氣呵成。

    嘭!

    槍聲震耳欲聾。

    這一槍,直接將打在和楊保光廝殺食人魔大的頭上,對方頭上戴著一個鐵盔,這一下鐵盔被打飛出去。唐安更換槍械,動作行云流水,緊接著就是第二槍,這一槍,近距離下,轟在那食人魔側臉上,打破臉皮,打在對方嘴里,牙齒混著血水散落,就算是食人魔皮如牛象,也經不住這個距離的射擊。

    這第二槍明顯是將對方打蒙了,楊保光看準機會,就地一滾,然后在這食人魔大腿上狠狠砍了一斧。

    這一斧楊保光是全力出手,直接是破皮入骨,食人魔上下被攻擊,立刻是陷入被動,摔倒在地。

    楊保光自然明白這機會來之不易,起身舉斧就是一陣瘋狂劈砍。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