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醫婿 > 第二十六章 性情大變
    晚上十半,葉凡離開夏風會所。

    臨走的時候,黃震東給了他一千萬診金,讓葉凡賺到出生以來的第一桶金。

    葉凡清楚黃震東的心思,給這么多錢,除了感激之外,還有就是結交。

    自己展現出來的武道、相術和醫術,讓黃震東覺得有巨大價值。

    葉凡本來不想跟黃震東關系太密切,可想到將來拿回云頂山莊免不了來往,他最終收下這張支票。

    回到唐家別墅,葉凡放慢手腳,悄無聲息直奔二樓。

    他剛剛推門進去,就見到唐若雪從浴室出來。

    雪白的浴巾只包裹著重要部位。

    葉凡一眼就看到了她那雙筆直的讓人幾難置信的雙腿。

    女人的腿,或多或少能挑出些缺憾來。

    過長而不直,過直而膚色不勻,膚色均勻卻有小傷疤……

    但唐若雪這雙腿,葉凡感受到的只有來自生理的強勢沖擊。

    如雪白的藕斷一般,又絕不臃腫。

    葉凡感覺自己呼吸出來的都是熱氣。

    “回來了?”

    看到葉凡出現,唐若雪微微一怔,本能緊一緊浴巾,隨后又放松情緒:</p>

    “你沒事吧?”

    “看你這么晚沒回來,我還以為你被警察抓走了。”

    她看似漫不經心,但心里卻有一絲忐忑,畢竟葉凡是當眾斷了章小剛手指。

    “我沒事。”

    葉凡視線隨著她移動而移動,直到唐若雪走入里間才收回:

    “黃震東出面,章家息事寧人,不會找我麻煩。”

    他補充一句:“章大強還跟我賠禮道歉了呢。”

    “沒事就好。”

    唐若雪眸子擔憂:“不過你這次可就欠下黃震東大人情了。”

    她心里很清楚,黃震東這種人的威風,哪里是那么好借的?

    他為葉凡出面撐腰一次,只怕會榨取葉凡血肉來償還。

    “改天我給你十萬塊,你去買點貴重的禮物給黃震東。”

    唐若雪微微坐直身子:“今晚的人情,能還多少還多少。”

    葉凡爽朗笑了笑:“放心吧,我救了他一命,今晚的人情,足夠抹平。”

    唐若雪想起葉凡救命一事,俏臉散去大半擔憂:

    “葉凡,如果不欠人情了,以后能不跟黃震東來往,就不要跟他來往。”

    “我可不想去監獄探視你。”

    跟黃震東走的太近,遲早會出事的,四海商會雖然是商會,但干得都是灰色生意。

    “好。”

    葉凡想起一事:“對了,你資金有問題,怎么不跟我說一聲啊?”

    他已經了解到情況,唐若雪被百花銀行擺了一道。

    原本期限三年的一億借款,半年后被銀行忽悠回賬,結果一還,銀行就以經營風險過大不再續借了。

    這讓唐若雪陣腳大亂。

    公司正在擴大規模生產,一億流動資金被抽走,正常運作大受影響。

    唐若雪四處拆借,還給出銀行三倍利息,本以為不難解決,但生意伙伴都找各種借口拒絕。

    唐若雪努力一番,依然缺口五千萬,最終鬧出今晚的沖突。

    “跟你說一聲?”

    唐若雪俏臉本能多了一絲嘲諷:</p>

    “跟你說一聲有用嗎?五千萬,你能幫什么忙?”

    “但凡你有點用,我也不用每天這么勞累。”

    葉凡苦笑了一下,這倒也是,換成以前的他,就算知道唐若雪艱難,他也幫不上半點忙。

    “哦,對了,我這里有一千萬,是黃震東硬要塞給我的。”

    他掏出支票遞了過去:“你先拿去用。”

    “一千萬?”

    唐若雪身軀一震,難于置信望著葉凡:“黃震東給你一千萬?”

    葉凡找了一個借口:“是啊,估計他也不想欠我人情,所以給一千萬了斷救命之恩。”

    “這一千萬,我不能要,你也不能收。”

    唐若雪保持著頭腦清醒:“你千萬不要去兌換,不然你就再也脫不了身。”

    “就算黃震東不拉你下水,將來警方也會揪著這錢找你。”

    “你可不要動它,需要錢,我給你。”

    她聲音冷冽提醒著葉凡,也忘記張開的雙腿,那份雪白刺激著葉凡的眼。

    葉凡一愣,本想再勸告,可看到唐若雪寒霜一樣的臉,他只好收起了支票。

    “我公司的事情,我會解決。”

    唐若雪勸告一句:“你這幾天,處理一下家里的事,然后盡快找一份工作。”

    “以前你媽病了,你需要三天兩頭的照顧,現在她好了,你沒理由不工作了。”

    “不求你賺多少錢,只求你穩定一點。”

    她不想看到葉凡每天拖地煮飯,也不想看到葉凡假扮神醫忽悠人,所以希望他有點正事做。

    葉凡再度點頭:“行,我明天去看我媽,然后盡快找工作。”

    說完之后,他就找了衣服去洗澡,剛進浴室,葉凡眼睛就微微瞇起。

    他見到唐若雪的佛牌掛在洗手臺上。

    一縷黑氣纏繞不散。

    看到唐若雪梳著頭發,葉凡悄無聲息拿過佛牌。

    生死石自動一轉,散發著凌厲殺意。

    葉凡能夠感受到它的邪惡。

    當他準備一把捏碎時,卻發現鏡子上突然多了一張面孔。

    “還給我!”</p>

    出現在背后的唐若雪突然怒喝一聲,一把將葉凡手中的佛牌奪了過來。

    葉凡被她嚇得渾身一顫,震驚望著呼吸急促的唐若雪,一時間有些呆愣。

    因為他從未見過唐若雪這種神情。

    她宛如一個被搶走心愛玩具的孩子,又驚又怒,甚至還夾雜著狠厲,猙獰。

    唐若雪此時握著手里的佛牌,也陡然間平靜了下來,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過激反應。

    她看著目瞪口呆的葉凡,內心陡生愧意,猶如一個做錯事的小孩。

    她想要跟葉凡說對不起,結果卻板起臉訓斥:</p>

    “誰讓你亂碰我東西的?”

    “以后沒有我同意,你不能動我物品,不然你就滾去三樓睡。”

    說話中,她一直把佛牌攥在懷中,好像是什么寶物一樣。</p>

    “若雪,這真是邪惡之物,你必須馬上丟掉它。”

    葉凡盯著唐若雪勸告:“不然你和身邊人都會被波及,嚴重一點會有生命危險……”

    他發現,佛牌的黑氣又開始濃郁了。

    “出去!”

    唐若雪冷冰冰打斷……</p>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