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醫婿 > 第七十七章 紙錢,白布
    葉凡離開警局的時候,李云波和趙榮升癱倒在地。

    葉凡沒有追問他們的結局,但知道絕不會有好下場。

    就算楊耀東不清掉這些蛀蟲,章大強和林百順他們也不會讓兩人好過。

    下午三點,金芝林門口,楊耀東親自把葉凡送了回來。

    他還給醫館重新辦了營業執照等,劉富貴馬上屁顛屁顛掛起來,還順手給葉凡和楊耀東拍了合照。

    警首楊劍雄跟在楊耀東身邊,相比楊耀東的沉穩,楊劍雄要桀驁不順很多,身上也流淌著槍火氣息。

    他一直用銳利目光審視著葉凡,似乎要從他身上挖出什么。

    不過他沒有打斷楊耀東任何行徑。

    “葉兄弟,李云波和趙榮升已經拿下問罪,昔日的貪贓枉法足夠他們喝一壺。”

    楊耀東一改昨天的高高在上,對葉凡說不出的恭敬:“趙榮升交待,這事是唐若雪讓他辦的。”

    葉凡微微沉默,想不到女人還真說到做到,動用關系來查封金芝林。

    “不過唐若雪只是讓他不給你行醫,免得醫術不精的你禍害了街坊。”

    楊耀東把口供如實告知葉凡:

    “真正讓他下死手,還讓李云波密切配合的,是東陽集團少東。”

    葉凡淡淡一笑:“趙東陽?”

    楊耀東笑著點頭:“看來葉兄弟門清啊。”

    葉凡臉上劃過一抹戲謔,趙東陽還真是心狠手辣啊,借著唐若雪打擊自己趕盡殺絕,可進可退啊。

    無論最終是否封掉醫館,他都可以挑撥自己跟唐若雪關系。

    楊劍雄也玩味看了看葉凡,一個被妻子叫人封醫館的主,生活中要多失敗多窩囊啊。

    “楊廳,謝謝你了,剩下的手尾,我來處理吧。”

    葉凡不再理會此事,望著楊耀東一笑:“昨天出事了?”

    楊耀東聞言馬上握住葉凡的手:“有眼不識泰山啊,有眼不識泰山啊。”

    他揭開自己的衣衫,露出厚實的胸膛,上面有四處瘀傷,黑青無比,但不致命。

    接著,他又掏出葉凡讓錢勝火給的護身符。

    紅紙做的護身符,只是此刻已變成一堆灰燼。

    風一吹,頓時飄飛無影……

    楊劍雄微微驚訝:“哥,究竟發生什么事了?”

    楊耀東看了弟弟一眼,隨后講起昨天的遭遇,昨天從醉仙樓離開后,他就開車回家睡午覺。

    不知道為什么,這一睡,怎么都起不來,明明意識在,但身體和眼皮重的不行,好像鬼壓床。

    所幸在他快要窒息時,心口一燙恢復清明,讓他能夠睜開眼睛喘息。

    饒是如此,他也累的精疲力盡,全身是汗。

    楊劍雄嘟囔一句:“什么鬼壓床,這不過是累過頭了,有什么好稀奇的。”

    “閉嘴。”

    楊耀東訓斥了弟弟一聲,隨后繼續剛才的話題。

    楊耀東當時也歸結于自己勞累,可傍晚的時候,女兒行徑又讓他驚出一身冷汗。

    七歲的她拿妻子口紅,把嘴唇涂的鮮艷刺眼,接著還拿白布玩驚悚游戲——上吊。

    他想要沖過去卻雙腿沉重,根本挪都挪不了,幸虧危急時心口一痛,讓他能張嘴叫來妻子救了女兒。

    聽到這里,楊劍雄眼神震驚,沒想到侄女玩這么大。

    可他依然不認為這有什么,不過是小孩子看電視看多了模仿。

    要知道,他小時候還學楚霸王自刎呢。

    楊耀東在醫院安撫女兒睡下后,想要找妻子聊一聊,卻發現她正翻過醫院八樓陽臺,神情恍惚。

    如非胸口的滾燙,讓楊耀東爆發出獵豹速度,及時沖到陽臺拉住妻子,估計現在摔成肉餅了。

    最吊詭的,今天上午他帶著妻女回家,在快速道上發生十三撞的連環車禍。

    一共有七部車子失控撞擊楊耀東,最后一次更是大貨車壓了過來。

    好幾次楊耀東以為必死無疑,結果胸口一抹灼熱刺激他的神經。

    那份清醒,讓他本能轉動方向盤,一口氣避開七次撞擊。

    最后還躲過大貨車的沙子活埋。

    一家三口有驚無險活了下來。

    楊耀東事后發現,讓他心口不斷灼痛的,是葉凡給的太極護身符。

    只是拿出來的時候已變成了一堆灰燼。

    楊耀東也就知道自己有眼不識泰山了,安頓好妻女后就立刻找錢勝火。

    錢勝火也沒有刁難他,給了電話和醫館地址,結果楊耀東打來電話時恰好被李云波接聽。

    他聽到葉凡無證行醫,來到醫館了解事情經過后,就讓楊劍雄定位手機,然后直奔街道警署。

    聽完大哥講述,楊劍雄感覺驚心動魄,只是更多把它歸成意外。

    之所以一連串沖擊,不過是因為湊巧。

    不過楊劍雄沒開口,背負雙手看著葉凡,尋思他怎么處理此事。

    “葉兄弟,你的能耐,我已經領教了。”

    比起弟弟滾刀肉的作風,親身經歷一切的楊耀東,看著葉凡的目光多了敬畏:</p>

    “只是我這車子,真的沒有去過墓地或接觸過邪物。”

    他還補充一句:“我還親自搜了一邊車廂,也不見有人藏進臟東西。”

    “我先看看這車子。”

    葉凡淺淺一笑,隨后上前繞著奧迪轉起來。

    雖然楊耀東連連出事故,但奧迪卻一點都沒損壞。

    這也佐證了葉凡的推斷,人亡才會車毀。

    楊耀東沒死,作為煞氣根源的奧迪也不會出事。

    楊耀東和楊劍雄跟了上去,左看看,右看看,像是好奇寶寶,可卻什么都看不出。

    “車廂我和大哥親自搜的。”

    楊劍雄淡淡出聲:“什么可疑的都沒有。”

    葉凡沒有說話,審視車子一番,最后目光鎖定車底。

    他身子一躺,眼睛盯向底盤,然后伸手一撕。

    “嘩啦——”

    一聲脆響,一張黃色紙錢出現在葉凡手里。

    紙錢慘白的嚇人,上面纏繞著無盡怨氣……

    楊耀東震驚不已:“紙錢?我車子怎會有紙錢?誰干的?”

    楊劍雄也是驚訝,看紙錢樣子,應該有些時日了。

    “區區一張紙錢,還不足有這份煞氣。”

    葉凡微微瞇起眼睛,細細審視紙錢上的紋路。

    接著,葉凡又滑入奧迪車底,摸索一番后又拿出三尺白布。

    就是孝子孝孫戴在頭上的白布。

    楊耀東兄弟眼睛張大,沒想到車底卷入這玩意。

    葉凡看了看白布,又鉆入車底,這次取出一枚紅色壽鞋。

    楊耀東身軀晃動。

    楊劍雄也變得頭皮發麻。

    葉凡把東西放在地上,再次滾入車底,三分鐘后,他手里多了半張相片。

    遺像!</p>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