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醫婿 > 第七十九章 一門二虎三財神
    駛離金芝林醫館的警車中,楊劍雄依然沒反應過來。

    他死死盯著手里的彈頭,眸子有著說不出的熾熱。

    太震撼了,太強大了,太妖孽了。

    原本對葉凡不屑一顧的楊劍雄,實在無法用言語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對葉凡的蔑視也變成了崇拜。

    “老三,你覺得這小醫生怎么樣?”

    精氣神得到改變的楊耀東靠在車上,捧著盛有枸杞紅棗茶的保溫杯問道:“能入你法眼嗎?”

    他先快一步鉆入車里,所以在轟鳴裝修中,沒聽到葉凡開槍的聲音。

    “我不如他。”

    楊劍雄回過神來,干脆利落回道:“你也不如他,甚至大哥都不如他。”

    “醫術一流,相術一流,就連武道也一流。”

    他眼里閃爍著光芒:“假以時日,我們高攀不起。”

    楊耀東生出興趣:“噢,難得你贊許一個人,只是會不會太高看他了?”

    “看看這個。”

    楊劍雄攤開手掌心露出彈頭,接著把剛才震撼一幕告知。

    楊耀東笑容微微一滯:“你說他能接住子彈?”

    “沒錯,還是近距離。”

    楊劍雄點點頭:“整個中海能做到這點的人,恐怕只有武盟的黃飛虎了。”

    “至少我做不到。”

    “這樣的人,別說做敵人了,就是做一般朋友,也是我們楊家巨大損失。”

    “他十年后的成就,我完全想象不出來。”

    他神情玩味:“哥,這種人,我們必須好好結交啊。”

    “去福宮!”

    楊耀東果斷發出一個指令:“見老爺子!”

    在楊氏兄弟趕去老爺子居處時,章大強他們也聚在后院喝茶閑聊。

    “老弟,你這次發大了。”

    看著楊耀東留下的奧迪,還有一串八的車牌,章大強豎起了大拇指:</p>

    “以后中海可以橫著走了。”

    林百順也笑起來:“人家說神醫是行走的人脈,我以前還不懂,現在算是明白了。”

    葉凡很平和一笑:“不就一點交情嗎?談什么橫著走。”

    “凡哥,你真不知道楊家底蘊啊?”

    劉富貴也靠了過來,還端來一壺茶:“那可是楊氏兄弟啊。”

    “我電視上看過他們,但什么底蘊真不清楚。”

    葉凡很誠實地回應,他在中海混了十幾年,但圈子實在太底層,一個月前,黃東強是他仰望的存在。

    他一度認為,黃東強的起點,是他人生奮斗的終點。

    “中海兩千萬人口,權貴富商如過江之鯽,我們看似耀武揚威,但其實上不了大臺面。”

    章大強端起一杯茶笑道:“真正呼風喚雨的,不過是一門二虎三財神。”

    林百順一嘆:“是啊,無論是人脈還是財富,我們都太單薄了,起碼要積累三代人才會有點底蘊。”

    葉凡抬起頭:“一門二虎三財神?他們是什么人?”

    劉富貴笑著接過話題:“中海的牛人,也有你的老朋友。”

    “三財神,指的是韓南華,錢富甲,馬家成。”

    “為什么說他們是財神?他們錢多啊,公司遍及全國各地,個人財富全都往千億走。”

    “比如韓南華,人家不僅是古玩大亨,境外還有不少礦,還是玉礦,金礦。”

    “錢富甲也不用說了,百花銀行創始人,中海第一個私人銀行,號稱第五大行。”

    “別看包海銀行也牛哄哄,但跟百花銀行相比,它就等于一個信用社。”

    “馬家成,大家都熟悉了,互聯網大鱷。”

    “他們賺一個億跟我們喝水一樣,所以大家戲稱中海三財神。”

    葉凡微微一怔,隨后笑了起來:“聽你們這樣一說,以后我跟韓老和錢家收診費就不用留情了。”

    林百順他們一陣哄笑,醫館充滿了快活的氣氛。

    “二虎又是誰?”

    葉凡好奇追問一句:“杜天虎?”

    章大強點點頭:“沒錯,其一是杜老板,四海集團董事長,也是中海地下皇,維持著黑暗秩序。”

    “還有一虎,叫黃飛虎。”

    沈云峰也跟著湊熱鬧:“他是中海武盟會長,警校武術顧問,也是玄境高手,徒子徒孫無數。”

    “他跟杜老板一樣,深居簡出,但卻如定海神針一樣,牢牢壓制著來自各方的危險分子。”

    葉凡眼里多了一絲興趣,玄境高手,第一次聽說啊,改天有機會見到要問問,看看自己是啥境界。

    “一門,說的就是楊家了,楊門。”

    林百順坐著身軀開口:“一門九狀元,父子三市首,描述的就是楊家底蘊。”

    “九狀元,是說高考恢復以來,這五十年期間,楊家出了九個中海高考狀元。”

    “三市首,是指楊廳的爺爺,父親,大哥都做過中海市首。”

    “兩位老人雖然早退休了,但楊父楊寶國依然是隱形市首,對中海高層有巨大影響。”

    “楊家大哥楊紅星更是正當年,前年從中海調去龍都擔更重的擔子。”

    “至于其余子侄擔任的職位更是不計其數了。”

    他笑著補充一句:“所以贏得楊氏兄弟交情,凡哥你完全可以橫著走了。”

    “原來如此。”

    葉凡恍然大悟點點頭,隨后又感慨一聲:“這底蘊,確實牛叉啊。”

    自己距離楊家,間隔的何止是一個階級,完全就是十萬八千里。

    劉富貴給葉凡倒上熱茶笑道:“凡哥,我堅信,你遲早也會有楊家高度的。”

    “太遙遠的事就先不想了,我現在目的,就是早點裝修好醫館。”

    葉凡坦然一笑:“多賺點錢,多交幾個好朋友,多治幾個病人,我就滿足了。”

    窮困了十幾年的葉凡見識了人間冷暖,也就打消了不切實際的想法,腳踏實地走好人生每一步。

    章大強他們都暗暗點頭,繁華都市,不驕不躁,還耐得住寂寞,葉凡這種人遲早會騰飛的。

    “對了,凡哥,今天醫館雞飛狗跳,趙東陽‘功不可沒’。”

    孫不凡唯恐天下不亂湊過來:“咱們不好好報答他,是不是太對不起他的心意?”

    “媽的,王八蛋,陰我們。”

    沈云峰一拍桌子:“凡哥,交給我吧,我派人在他公司附近躲著,落單了就套麻袋痛揍一頓。”

    林百順出主意:“順便閹掉他。”

    章大強習慣性回望挖土機:“要不直接埋操場?”

    “不用了,這點小事,我處理就行。”

    葉凡眼里閃爍一抹寒芒:</p>

    “他卑鄙無恥的算計我,我就光明正大的整殘他。”

    “韓月,幫我找點東西……”

    他拿出手機打了出去……</p>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