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醫婿 > 第九十二章 好好結交
    黑蛇和熊智一死,韓月他們瞬間扭轉戰局,當韓氏支援趕到,局勢更是沒有懸念。

    五分鐘后,廝殺落幕,黑蛇他們全軍覆沒。

    葉凡環視現場一眼,跟韓南華低語了幾句,就以最快速度離開血腥現場。

    “爺爺,那混蛋怎么這樣厲害啊?”

    把爺爺迎進隔壁的休息室后,韓月俏臉多了一絲狂熱:</p>

    “我還以為他只會醫術呢。”

    以前叫葉凡主人,韓月還有幾分不甘,覺得自己這么厲害,屈服葉凡實在太別扭了。

    現在一看,葉凡甩自己十幾條街。

    她突然覺得,主人兩字,葉凡擔得起……

    “我也沒想到。”

    韓南華依然波瀾不驚:“不過也能想通,他醫術這么厲害,說明心思過人,武道小成很正常。”

    “這還小成?”

    韓月微微張大嘴巴:“那我豈不是三腳貓功夫?”

    “你本來就是花拳繡腿。”

    韓南華開起了玩笑:“行了,不說這些了,讓人迅速清理現場,同時封殺今晚一切消息。”

    “特別是葉凡出手一事,一定要爛在我們幾個心里。”

    “他逼不得已才出手,出手后又匆匆離去,說明不想卷入這些江湖恩怨,咱們不能坑了人家。”

    他看得很透。

    韓月點點頭:“明白。”

    “還有,今晚的事雖不能提起葉凡,但不代表我們要忘記他的恩。”

    韓南華臉上的皺紋綻放開來:“把古玩城的地皮轉到他名下。”

    “千寶集團的五成股份不肯收,這古玩城的地皮應該不會拒絕了吧?”

    他要努力把自己跟葉凡綁起來。

    韓月點點頭:“好的,我明天找他,不簽字,我哭死給他看。”

    “一定要辦妥此事,盡可能把千寶集團跟他綁起來。”

    韓南華向孫女坦誠心聲:“除了他的兩次救命之恩外,還有他的武道和醫術,值得我們好好結交。”

    “那混蛋,好像還能鑒寶。”

    韓月一拍腦袋開口:“如果沒有足夠眼力,四件稀世珍寶,他怎能一眼看出問題?”

    她順手拿起那碎裂的唐朝金佛。

    韓南華眼睛一亮,接著一拍孫女肩膀笑道:“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你把他娶了。”

    “爺爺,你胡說什么啊?”

    韓月氣呼呼向老人瞪眼:“他可是結了婚的人,我可不會做小三。”

    說完之后,她就一溜煙跑了,俏臉發燙。

    “結婚也是可以離婚的。”

    韓南華淡淡一笑,隨后望著窗外的景色開口:“韓棠,你覺得他怎么樣?”

    隨著這一句話發出,角落中的黑暗濃郁了幾分,接著慢慢堆積,像是畫筆一樣勾兌出一個影子。

    然后,一個全身黑衣的年輕人走了出來:“強大。”

    韓南華追問一聲:“比你如何?”

    韓棠冰冷回道:“不知道!”

    韓南華微微好奇:“不知道?”

    “他的殺人技術很生疏,缺乏鍛煉和實戰,這點不如我,但是他的速度和意識,又超過我半籌。”

    韓棠一字一句道:“換句話說,他身體不算強,但境界很高,只要身體跟上了,一定能突破地境。”

    “能夠讓你這樣欣賞,看來我結交沒錯。”

    韓南華笑了笑:“對了,葉凡說我和韓月最近身體發炎,很可能是家里也被人放了輻射東西。”

    “另外,我當初體內藏有蜈蚣,他懷疑不是我誤食蜈蚣卵,很可能是有人故意為之。”

    “我身邊跟宋紅顏一樣,有江化龍收買的棋子,還是很親近的那種。”

    “去吧,查清他們,殺了……”

    韓棠微微鞠躬退去……

    葉凡從十八樓下來,找到劉富貴就準備回去。

    雖然身上還殘留硝煙氣息,但對葉凡來說已經平靜,剩下的手尾也不再關注。

    劉富貴看到葉凡身上血跡,但也沒多問,拿起車鑰匙去開車。

    只是兩人剛到車子旁邊,暗影中就沖出一個人,撲通一聲跪在葉凡面前。

    黃東強。

    葉凡退后一步:“黃東強,你干什么?”

    黃東強的手又斷了,全身還臟兮兮,加上肝癌的折磨,一副人不人鬼不鬼樣子。

    “葉凡,我知道你恨我,我也不說沒營養的話了。”

    黃東強噴出一口熱氣:“我跪你,找你,是想跟你做個交易。”

    葉凡淡淡一笑:“交易?”

    黃東強眼神凌厲:“幫我弄死陳厲陽和袁靜,我把我名下三千萬身家包括零度酒吧,全部送給你。”

    黃家有幾個億資產,但黃東強能支配的,也就幾千萬。

    他不知道葉凡怎么變得如此牛叉,但他知道,要弄死陳厲陽,只有葉凡能夠辦到。

    “三千萬?弄死陳厲陽和袁靜?”

    葉凡看著黃東強淡淡戲謔:</p>

    “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別說幾千萬,就是幾個億,我也不會殺人。”

    現在的他,再也不是為了十萬下跪甚至鋌而走險的人了。

    黃東強一怔:“你不恨袁靜嗎?”

    “恨過,但現在,她不入我法眼,所以我不會為她犯法。”

    葉凡冷冷看著他:“再說了,要手刃,你才是我主要目標,當初可是你把她搶走的。”

    黃東強低下頭,神情痛苦,卻不知如何開口。

    良久,他抓著頭發吼叫:“我恨他們,我恨他們,我想殺了他們。”

    一向只有他搶別人女人,現在被陳厲陽奪愛,黃東強充滿著殺意。

    “我知道你心里痛苦,憤怒,可你沒必要借我的手殺人。”

    葉凡輕聲一句:“你可以自己動手啊,陳厲陽雖然厲害,但老虎也有打盹之時。”

    “我也想……”

    黃東強先是眼睛一亮,隨后又黯然搖頭:</p>

    “先不說我不是陳厲陽對手,就是能跟他對抗也沒力氣。”

    “我已經是肝癌晚期了,最多半個月命了。”

    “我每天都過得生不如死,唯有晚上出來喝醉才能好受一點。”

    他心灰意冷:“我報不了仇了,報不了仇了……”

    “嗖——”

    葉凡拿出銀針,在黃東強身上刺了一番,隨后寫了一張藥方給他:</p>

    “我對你針灸了,你的痛苦少八成,而力氣比以前多五成。”

    “再喝我這藥方一個星期,你能多活兩個月。”

    “兩個月,足夠你做很多事了。”

    葉凡拍拍黃東強的肩膀:“三千萬,也能讓你好好武裝自己了……”

    說完之后,葉凡就帶著劉富貴從容離去。

    黃東強先是一愣,感受一番后眼睛大亮,接著一把握住拳頭。

    面目猙獰。</p>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