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醫婿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原來你真會醫術
    林秋玲和中年男子都慌了。

    原本好轉的小丫頭,突然間口鼻噴血,面孔烏黑,手腳還不斷晃動。

    看起來就跟影視劇中被毒酒賜死的大臣一樣。

    圍觀病人見狀紛紛后撤,擔心自己沾染到毒血,或被小丫頭抱住撕咬。

    “林院長,你快看看,這是怎么回事?”

    中年男子一邊抓住女兒的手,一邊向林秋玲焦急喊道:</p>

    “怎么會變成這樣呢?”

    剛才明明好了,怎么突然間又發作了呢?

    “丫丫,丫丫……”

    這時,醫館門口又沖入幾個男女,小女孩的母親和外公外婆也來了。

    看到小女孩這個樣子,母親頓時哭天喊地,外公外婆也抹著眼淚,讓醫館變得更加緊張。

    中年男子向林秋玲喊道:“林院長,快救我女兒啊。”

    林秋玲面色煞白,手腳顫抖,心里慌作一團。

    這種情況,明顯就是血清不對了。

    而且從病人情況判斷,蛇毒應該惡變了,很可能會沒命。

    她現在后悔死了,早知道不跟葉凡賭氣趟渾水,或者及時讓家屬送醫院,那就不會有這事了。

    “哇哇——”

    這時,小女孩又張大了嘴巴,兩口鮮血又噴了出來。

    血液紅艷的可怕。

    她身體沒有劇烈抽搐,但眼睛翻白,口吐白沫,胸口也猛烈起伏,顯然有些窒息。

    “林院長,求求你救救我女兒吧!”

    母親眼見女兒臉色越來越白,嚇得一屁股癱在地上大哭。</p>

    林秋玲臉色更加難看,硬著頭皮上前給女孩做心肺復蘇。

    但是沒有絲毫的作用,孩子雙眼緊閉,面色發青,動也不動,眼看要沒了生命氣息。</p>

    韓劍鋒他們幾個嚇得大氣都不敢出,看這情況,是要出人命啊,搞不好要坐大牢。</p>

    唐三國一度想施展自己醫術,可上前看了看愣是沒敢動手。

    “不行了,我救不了了。”

    看到病人沒有好轉,林秋玲扛不住了:

    “這里設備不夠,人手不夠,趕緊送醫院吧。”

    她還讓韓劍鋒趕緊叫救護車。

    “你這個庸醫,你不會看病你就說啊,你裝什么神醫啊!”

    “還設備,還人手,一套一套的。”

    “不是你們耽誤我,我早把丫丫送到醫院了。”

    中年男子也慌了,破口大罵,“我女兒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讓你陪葬!”

    林秋玲額頭滿是冷汗:</p>

    “先別說了,快送醫院,性命要緊。”

    她知道情況不樂觀,可能病人還沒送到醫院就死了,只是此刻根本沒有其它辦法。

    她斥罵葉凡真是烏鴉嘴。

    “都是你,都是你,老子弄死你!”

    眼看孩子氣息越來越弱,中年男子瞬間失去了理智,沖上去要打林秋玲。

    孩子母親和外公外婆也嗷嗷直叫沖上去。

    唐三國和唐風花他們鼓足勇氣拉架,但戰斗力不如對方,幾個回合就被對方打得鼻青臉腫。

    林秋玲也被扇了幾個耳光,無比狼狽。

    孫不凡他們沒有勸架,顯然對林秋玲他們很不滿。

    “住手!住手!”

    這時,店外又沖出一個人。

    原本擔心父母搗亂而趕赴過來的唐若雪,正好看到養尊處優的母親挨打,就腦子一熱沖過去。

    “不要動手,有事好好說。”

    唐若雪攔住中年男子他們。

    “多管閑事,老子連你也弄死。”

    中年男子失去了理智,一腳把唐若雪踹到墻角,隨后掄起一巴掌打過去。

    唐若雪睫毛一顫,見躲不過去,只能咬牙接受。

    但預想中的耳光并沒有響起,唐若雪抬頭一看,只見對方揮來的巴掌被一只有力的手牢牢抓住。

    葉凡不知何時擋在了她身前。

    她心里一安,一暖。

    “住手!”

    葉凡喝出一聲:“全給我住手。”

    “庸醫,一群庸醫,害死我女兒。”

    中年男子一家不管不顧:“還我女兒,還我女兒。”

    葉凡微微偏頭,看戲的黑狗他們馬上動作,頃刻把中年男子他們控制住。

    “安靜一點,你女兒還有救。”

    葉凡對著他們喝出一聲,隨后快步走到小女孩身邊。

    “人都死了,你還救個屁啊。”

    林秋玲捂著臉頰喊道:“別裝模作樣了。”

    她就不信,她都沒辦法解救的人,葉凡能夠救活回來。

    聽到人都死了,中年男子一家又暴動起來。

    “你再多嘴,我就放開他們。”

    葉凡看了林秋玲一眼:“你信不信被他們活活打死?”

    唐若雪忙拉住林秋玲:“媽,別說了,讓葉凡治。”

    唐三國他們也都示意林秋玲別多嘴。

    林秋玲這才閉嘴,但眸中依然不相信。

    中年男子恢復一絲理智,盯著葉凡手里的東西喊道:“你要干什么?”

    唐三國他們這才發現,葉凡手里多了一條蛇。

    半米長,全身藍色,通透無比,光滑的跟玉石一樣,但眼睛異常犀利,蛇齒也尖銳無比。

    “你女兒被藍蛇咬了,現在來不及弄解毒了,只能從藍蛇身上找解藥。”

    葉凡拋出一句:“別擔心,病人會沒事的。”

    隨后,他動作利索拿來一根玻璃杯,又捏出一枚銀針,不緊不慢刺入藍蛇的尾巴。

    很快,他就滴出一小杯蛇血。

    “荒唐,荒唐,我從來沒見過,被蛇咬了,用蛇血來解毒。”

    林秋玲一如既往看葉凡不順眼:“葉凡,別嘩眾取寵了,你救不了病人了。”

    唐三國他們也都搖頭,覺得葉凡在瞎折騰。

    唐若雪則嘴唇緊閉,目光復雜看著葉凡。

    “白癡!”

    “藍蛇,頭大毒,尾良,當中有約,從約斷之,用頭合毒藥,藥人至死,嶺南人名為藍藥。”

    “解之法:以尾作脯,與食之即愈,藍蛇如蝮,有約,出蒼梧諸縣,頭毒尾良。”

    葉凡毫不客氣打擊林秋玲:“知道什么意思嗎?”

    “藍蛇頭部劇毒,但尾巴卻是解藥,被藍蛇咬了,只要拿尾巴血液解毒就行。”

    葉凡冷笑一聲,念出一串古文,道出藍蛇的出處,隨后把蛇血給小女孩喝下。

    被葉凡這樣當眾擠兌,林秋玲臉色難看,隨后對病人家屬喊道:</p>

    “我告訴你們,孩子剛才還有心跳啊,要是被他喂毒血治死了,責任就全是他的!”</p>

    她把責任全部推了出去。

    韓劍鋒幾個連連附和:“對,對,跟我們沒關系,剛才還能送醫院救治的。”

    唐若雪止不住喝道:“媽,要點臉行不行?”

    現場瞬間炸鍋。

    “狗日的,你這老女人怎么這么不要臉?”

    “要不是你咋咋呼呼能治,咬定五步蛇咬的,孩子至于這樣嗎?”

    “自以為是的女人,死的咋不是你呢!”</p>

    “自己沒辦法了,葉醫生接手過去,你還趁機推卸責任了?”

    眾人都被林秋玲激怒了,紛紛對她怒目而視,如非看在葉凡面子,他們早圍上去痛揍了。

    林秋玲見狀嚇的不行,慌忙躲到女兒身后去了。

    丫丫一家大氣都不敢出,死死地盯著葉凡,期盼著奇跡的出現。

    “哇……!”</p>

    幾乎是蛇血剛喝進去,小女孩身子突然猛地一顫,宛如受到了巨大的驚嚇,又是兩口鮮血吐了出來。

    這嚇得中年男子一家徹底絕望。

    “要死了,要死了。”

    林秋玲見狀喊了一句:“我說治不了,就是不信。”

    “哇——”

    “爸爸……”

    話音剛落,女孩放聲大哭了起來,臉部烏黑也全部退去。</p>

    蒼白的嘴唇,很快多了一抹血色。

    “好……好了!”

    “會哭了?會哭就表示有知覺了!”

    “你看,臉上烏黑全不見了,正常血色了……”

    “太不可思議了,葉神醫就是葉神醫啊!”

    周圍圍觀的病人忍不住歡呼了起來。

    孩子家屬也激動地淚流滿面。

    唐三國和林秋玲則一臉愕然,震驚望著神情泰然的葉凡,一時之間有些恍惚。

    這還是自己記憶中的那個廢物女婿嗎?</p>

    唐若雪也喃喃自語:

    “原來你真的會醫術……”</p>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