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醫婿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唐三國的野心
    唐家出事了?</p>

    葉凡聞言一怔,隨后追問一聲:“發生什么事了?”

    “是熊天南和張玄他們干的。”

    唐琪琪語氣有些慌亂,但還是把事情告知葉凡:

    “他們在我家大門潑了狗血,丟了十幾只死貓,唐家大狗也被他們打死了。”

    “我爸媽開車出去也被他們撞擊,差一點就翻車出事了。”

    “大姐和大姐夫也被人套麻袋打了一頓……”

    “我聽到唐家出事就趕回去,快到家門口時有人要綁架我,幸虧保安及時發現端倪制止了。”

    “熊天南讓趙司棋傳話,要我明晚去四季酒店暖床。”

    “不然他們會讓我一家雞犬不寧,還會讓我爸媽姐姐他們出車禍。”

    “還有,他們也準備對付你。”

    “說是要打斷你的手腳,好好出一口惡氣。”

    “姐夫,你昨天對他們做了什么,讓他們這么生氣?”

    她也是一個聰明女孩,知道純粹灌醉張玄他們不會這種陣仗,應該是自己離開后還有事情發生。

    葉凡想到熊天南和張玄的滾床單,嘴角勾起了一抹戲謔:</p>

    “沒什么,估計他們喝醉,覺得自己出盡丑相要報復我。”

    葉凡話鋒一轉:</p>

    “你放心,事情因我而起,也會因我而滅,我會馬上解決事情。”

    “不過你這兩天不要亂走動,竟然回去唐家了,就先在唐家呆幾天。”

    他雖然知道撿肥皂的熊天南和張玄會發火,卻沒有想到他們會這樣齷蹉對付唐家人。

    葉凡對唐家無感,甚至覺得唐家人吃點癟也是好事,可心里明白還是要擺平此事,免得唐琪琪出事。

    唐琪琪連連點頭:“我相信你。”

    “姐夫,聽我的,你最近幾天也不要出門,最好關了醫館,找個安全地方避一避。”

    “熊天南他們來中海就逗留幾天,不可能呆太久的。”

    她勸告著葉凡:“風頭一過,你就會沒事。”

    話音還沒落下,電話另端傳來林秋玲的怒吼:

    “琪琪,你跟誰打電話?是不是那個白眼狼?”

    “那個王八蛋,把我們害得這么慘,還有臉打電話勾搭你?”

    “你讓他去死吧……”

    “啪——”

    電話掛掉了。

    葉凡看看嘟嘟嘟的手機,無奈笑了笑,隨后眼睛微微瞇起,這熊天南還真是不知死活啊。

    “凡哥,發生什么事了?”

    一直盯著葉凡的黃三重給病人找了零,抽空向葉凡喊出一句:</p>

    “是不是跟熊天南他們發生沖突了?”

    他剛才雖然沒有偷聽電話,但唐琪琪喊了好幾次熊天南,黃三重還是鎖定了這個名字。

    葉凡也沒有隱瞞,點點頭:“一點小事,他玩不起,在搞唐家人。”

    “凡哥,這件事交給我。”

    黃三重始終想要表現,聽到葉凡這話馬上拍大腿:</p>

    “我跟熊天南有交情,是非恩怨,我來抹平。”

    “給我一天時間,保證他不再找你找唐家麻煩。”

    黃三重臉上流露著信心。

    “你?”

    葉凡眼里閃過一絲質疑,隨后想到黃三重跟趙司棋認識,也就釋然他跟熊天南一伙有交集。

    “行,這事交給你。”

    能平和解決事情,葉凡也就懶得死里整:“讓他們識趣點,不要再搞唐家人了。”

    黃三重無比高興:“凡哥放心,一點擺平。”

    “叮——”

    看到黃三重打包票,葉凡也就不再理會此事,恰好一個電話響起。

    接聽片刻后他就直奔楊家。

    楊寶國醒來了,楊耀東請葉凡過去看看情況。

    臨近黃昏,葉凡在楊家后園的涼亭中,給楊寶國完成了一輪針灸,然后又讓他喝了一大碗中藥。

    經過這一次的診治,楊寶國的氣色更加紅潤,不僅沒有了咳嗽,連呼吸也聽不到雜音了。

    如非傷口容易牽扯心臟,楊寶國都想打一輪太極了。

    “葉凡啊,我這把老骨頭,真是太麻煩你了。”

    楊寶國親自給葉凡泡茶,還是珍藏多年的大紅袍,茶壺一倒出來,整個涼亭瞬間茶香四溢。

    再配合遠處的云頂山,一老一小顯得很有意境。

    “楊老客氣了,救死扶傷,是葉凡本份。”

    葉凡謙卑一笑:“再說了,楊老能把性命托付給我,葉凡又怎能辜負你的信任?”

    “不錯,不錯。”

    楊寶國毫不掩飾自己對葉凡的贊許:</p>

    “這個年紀,這份本事,還不驕不躁,實在難能可貴。”

    他發自內心的越來越喜歡葉凡,可惜沒有孫女,不然怎么也要收入楊家。

    葉凡笑道:“謝謝楊老夸獎。”

    楊寶國忽然話鋒一轉:“葉凡,未來有什么想法沒有?”

    葉凡毫不猶豫回道:“行醫,救人,賺錢,過安穩小日子。”

    楊寶國一愣,隨后笑道:“一身本事,就這點野心?”

    “沒有野心,就沒有貪婪,沒有貪婪,就不會患得患失。”

    葉凡笑了笑:</p>

    “這是我六歲就渴望的日子,現在能夠實現,我已經很感激,再高追求,暫時不想。”

    楊寶國眼里閃現一抹驚訝,怎么都沒有想到葉凡說出這番話,更沒有想到他有這種心態。

    這年頭,但凡有點本事的年輕人,哪個不是年少輕狂,恨不得時時萬眾矚目?</p>

    就算偶爾謙卑低調,也只是另一種炫耀。

    可他在葉凡身上真沒發現故作姿態,這年輕人究竟經歷了什么,才會讓他變得如此寵辱不驚?

    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云便化龍。

    “葉凡,爺爺今天敢斷言,將來的你,一定會屹立在這華夏之巔。”

    楊寶國伸手重重一拍葉凡肩膀:“你比起你的前老丈人,懂事一百倍。”

    “唐三國?”

    葉凡微微一愣:“他很有野心嗎?”

    對于老丈人,葉凡的認知也局限于平庸、怕老婆、好面子,再粗暴點,那就是比自己好一點的廢物。

    葉凡從沒在他身上見過野心兩字。

    “看到沒有?”

    楊寶國沒有直接回應,只是手指一點云頂山。

    葉凡一怔:“云頂山?”

    “它就是你老丈人的野心。”

    楊寶國站了起來,大手一揮:</p>

    “如非一場變故,它已經成為中海的紫荊城,布達拉宮。”

    葉凡手腕一抖,茶水瀉地……</p>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