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醫婿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冤家路窄
    凌晨一點,葉凡跟著唐三國一家趕赴殯儀館。

    這里有警方設立的解剖室。

    當葉凡和唐若雪他們出現在殯儀館時,發現樓前已停著不少警車和豪車。

    原本應該安靜的殯儀館,此刻去喧雜了起來,還有不少人來往穿梭。

    顯然都是為了鷹婆婆一事。

    葉凡他們被引領到尸體停放室,發現室內室外擁擠著不少人。

    不僅幾十名唐家廢柴來了,唐熙鳳和唐詩婧都出現了。

    老太太拄著龍頭拐杖,看著橫死的鷹婆婆她們,面沉如水帶著無盡憤怒。

    鷹婆婆跟了她幾十年,雖然只是一個女仆,但感情卻不亞于姐妹,如今一死,自然悲憤不已。

    唐詩婧則坐在輪椅上抹著眼淚,一副傷心欲絕的態勢,只是怎么看都帶著作秀成分。

    葉凡掃過唐家成員一眼,隨后又望向了死去的鷹婆婆。

    臉頰是那么紅腫,右手也依然扭曲,就連神情都相似憤怒,一切都跟鷹婆婆狼狽離去時差不多。

    唯一出入,就是咽喉多了一個血洞。

    不深,卻足夠致命。

    幾名唐門女眷也是一樣傷口。

    毫無疑問,襲擊者身手霸道,霸道到鷹婆婆她們毫無反擊能力。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唐熙鳳痛苦不已,伸手撫摸鷹婆婆眼睛:“你怎么就死了呢?”

    “奶奶,別太傷心了,鷹婆婆肯定不希望看到你這個樣子。”

    唐詩婧忙擦掉眼淚寬慰,隨后掃過唐三國一家:</p>

    “你節哀順變,才是對鷹婆婆最大告慰。”

    “而且鷹婆婆絕不希望我們只是悲傷,她更希望我們找出兇手報仇。”

    “這不僅是要了她們的命,也是在打我們的臉啊。”

    唐詩婧用力握著唐熙鳳的手背:

    “奶奶,一定要為鷹婆婆她們報仇啊,她們死得太慘了。”

    “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無能,就不用鷹婆討公道了。”

    唐詩婧又干嚎起來:“鷹婆婆,是我害死了你啊。”

    “唐三國他們來沒有?”

    突然,唐熙鳳一頓拐杖,怒吼一聲:“讓他們給我滾過來。”

    那份怒意,好像要把人吞噬一樣,嚇得唐琪琪往葉凡懷里鉆。

    葉凡輕輕一拍唐琪琪,示意她不要太擔心。

    “媽,我們在這呢。”

    “奶奶,我們能做些什么嗎?”

    聽到老太太的怒吼,唐三國和唐若雪她們趕忙上前。

    林秋玲也靠過去:“媽,人可不是我們殺的……”

    “砰砰砰——”

    唐熙鳳二話不說,掄起拐杖,對著唐三國和林秋玲就是一頓猛砸。

    “如非你們搞手腳,合同就不會有問題,詩婧做總裁就做的順順當當。”

    “詩婧順利上位了,就不會有后面一堆爛事。”

    “如非你們不滾回來解決合同,我就不會讓鷹婆婆去打斷若雪一條腿。”

    “鷹婆婆不去你們家里,就不會遭遇不測……”

    “人不是你們殺的,但你們跟鷹婆的死脫不了關系。”

    “都是你們,都怪你們,把鷹婆她們全害死了。”

    “我直接打死你們,讓你們全給鷹婆她們陪葬!”

    唐熙鳳一邊怒罵,一邊打人,很快就把唐三國幾個打倒在地,還把唐三國打得頭破血流。

    “爹!媽!”

    “大姐!大姐夫!”

    “奶奶,你怎么亂打人啊。”

    唐若雪和唐琪琪看到父母被打,止不住沖上去護住,無論林秋玲怎么奇葩,終究是他們父母。

    “去死吧,你們全部去死吧。”

    唐熙鳳見狀更是震怒至極,掄起拐杖對著唐若雪腦袋砸下去。

    “啪——”

    只是拐杖還沒碰到唐若雪,就被葉凡一手接住了:

    “老太太,法制社會,不是你肆意妄為的時代。”

    他把拐杖一把甩開:“而且我絕不會讓你傷害若雪。”

    “好啊,好啊,你這個上門廢物,又跑出來找存在感?”

    唐熙鳳看著葉凡怒極而笑:

    “先是機場砸斷我兩百萬拐杖,接著又打傷詩婧和南宮,最后還對合同做手腳。”

    “現在更是直接跟我叫板。”

    “我說唐家怎么這么多幺蛾子,原來都是你這混蛋在搗亂。”

    “唐家上下也真是廢物,讓一個上門女婿作威作福。”

    她目光多了一分寒意:“唐三國,你們一家就不配姓唐了。”

    唐三國和林秋玲捂著腦袋沒有出聲。

    “拐杖的事,打傷唐詩婧的事,合同毀約的事,究竟怎么一回事,你心里有事。”

    葉凡毫不示弱看著唐熙鳳:“你非要顛倒黑白,我也懶得解釋。”

    “我能叫醒一個睡著的人,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更叫不醒偏心的人。”

    雖然唐三國和林秋玲不怎么樣,但唐熙鳳這樣倚老賣老偏袒,葉凡也看不慣。

    “葉凡,你一而再,再而三挑釁我的威嚴,真當我老婆子軟弱可欺了?”

    唐熙鳳臉上的皺紋都變得深刻起來,一股子怨恨毫不掩飾呈現出來。

    葉凡語氣淡漠:“我沒空挑釁你,也懶得欺負你,只是你不能打若雪。”

    “葉凡,這是唐家的事,輪不到你一個廢物插手。”

    唐詩婧怒不可斥:“我和南宮浩還沒好好跟你算賬呢。”

    南宮浩都死翹翹了,還算賬……

    葉凡掠過唐詩婧一眼,隨后聲音低沉:

    “不管什么事,不管誰的事,我都不會讓你們欺負若雪。”

    他盯著唐熙鳳開口:“你也不能。”

    “我也不能?”

    唐熙鳳狂笑一聲:</p>

    “葉凡啊葉凡,你真不清楚,站在你面前的我,是你不可招惹的人物嗎?”

    “來人,把葉凡給我拿下。”

    她一聲令下。

    幾個唐門保鏢從后面包圍過來,神情冷漠拔出槍械指向葉凡。

    “不要——”

    唐若雪見狀下意識撲在葉凡身上。

    “嗖——”

    就在這時,三抹寒芒疾取葉凡背心,又快又狠。

    葉凡根本來不及反應,抱著唐若雪就地一翻。

    “撲——”

    寒芒射入三名唐門保鏢身上。

    鮮血濺射。

    三人慘叫跌飛出去,槍械也從掌心脫落。

    三人心口都有一枚染毒袖箭。

    沒等唐詩婧她們反應過來,一個燒尸工已經縮地成寸,反手一揮。

    光芒大作。

    “啊——”

    幾個擋路的人身軀一震,捂著咽喉摔倒在地。

    燒尸工正要撲向葉凡,卻見葉凡身子一彈,抱著唐若雪彈飛出去。

    同時一踢唐詩婧輪椅擋住燒尸工。

    雙方瞬間拉開了距離。

    “什么人?”

    唐熙鳳下意識厲喝一聲。

    “嗖——”

    這一怒喝,燒尸工身子一縱,直接倒飛出幾米,匕首一抬,抵住唐熙鳳的咽喉。

    一股死亡氣息瞬間壓住唐熙鳳的暴怒。

    “葉凡,給我滾過來。”

    燒尸工語氣冰冷:“不然我殺了這老太婆!”

    葉凡眼睛瞇起:江化龍。</p>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