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醫婿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四個耳光治病
    幾名華衣男女聞言臉色巨變。

    朱先生向來忌諱別人說他的臉,葉凡卻直接這樣無禮,這簡直就是找死。

    靜兒第一個沖出來喝道:

    “混賬東西!朱先生豈是你能羞辱的?”

    她下意識去摸腰中武器。

    幾個華衣男女目光也都爆射寒芒。

    “我能解你臉上的毒。”

    葉凡依然盯著朱先生:“不過酬金要一千萬。”

    一千萬雖然少了點,不過他舉手之勞,不介意賺點小錢。

    “毛都沒長齊,還會醫術了?”

    靜兒俏臉陰寒:“不要在我們面前嘩眾取寵。”

    雖然她驚訝葉凡看出朱先生中毒,還知道他命不久矣,可她依然不認為葉凡能夠治好朱先生。

    “知道朱先生是什么人嗎?他可是南陵市首……”

    說到這里,靜兒忽然意識到說漏嘴,忙話鋒一轉:</p>

    “識趣的,趕緊給朱先生道歉,不然休怪我不客氣了。”

    說話之間,一股驚人氣勢向葉凡壓去,她冷冽的眼睛,多了一抹殺意。

    “聒噪!”

    葉凡眼神一冷,手指一彈,一根筷子飛射過去。

    靜兒直覺得眼前一晃,還未來得及思考,一股強勢無匹的寒芒飛射而來。

    她拔出匕首全力一斬。

    只是匕首剛剛斬出,她就感覺辮子一震,一痛,隨后砰的一聲,她的背部狠狠撞在墻壁。

    筷子把她辮子釘在軟墻上。

    全場大驚。

    靜兒心中更是驚濤駭浪,難于置信:</p>

    這怎么可能?

    這小子,怎會這么強橫?

    她可是黃境巔峰高手啊。

    葉凡一招擊敗她,起碼是玄境高手了。

    這個年紀,這種實力,簡直就是武道天才。

    靜兒暗暗后悔跟葉凡叫板。

    見到葉凡這么可怖,幾個華衣男女本能要拔武器。

    “住手!”

    這時,朱先生喝出一聲:“全給我退下。”

    幾個華衣男女神情猶豫著低垂武器。

    “年輕人,對不起,是靜兒無禮了。”

    朱先生一臉歉意望向了葉凡:“你大人大量,多多包涵。”

    接著,他又向靜兒喝出一句:“靜兒,快向小兄弟道歉。”

    靜兒嘴角牽動不已:“朱先生……”

    朱先生臉色一沉:“道歉。”

    靜兒眼皮一跳,艱難冒出一句:“對不起。”

    葉凡淡淡出聲:“下不為例,不然你就要成為死人了。”

    靜兒心神一顫,一股涼意蔓延全身,雙腿也微微顫抖。

    葉凡看著年紀不大,但說的每一個字,都讓人不由自主相信。

    “我也有錯,管教不嚴。”

    朱先生笑著拱拱手,隨后對葉凡來了一個鞠躬:“朱長生也向小兄弟說聲對不起。”

    “朱先生客氣了。”

    葉凡散去了眸中殺意:“這跟你沒多少關系。”

    不知道是朱長生壽命將盡,還是和藹可親,葉凡對他多一絲溫和。

    朱長生笑著問出一句:“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稱呼?”

    葉凡直接回應:“葉凡。”

    朱長生邀請葉凡落座:“葉兄弟會醫術?”

    葉凡淡淡出聲:

    “你中了苗蛛毒素,這毒素不激烈,但跟溶于水里的墨汁一樣,難于清理。”

    “它會隨著血液循環慢慢蔓延,最終在大腦或心臟堆積讓人死亡。”

    “你雖然用換血手段以及藥物壓制,但它依然轉移到你的臉上。”

    他一眼看透朱長生病情:“最多一個星期,你就會一命嗚呼。”

    靜兒他們聞言大驚。

    全中。

    朱長生也是滿臉驚喜:“葉兄弟高人,還請你援手一把,多少代價,朱某都愿意付出。”

    葉凡淡淡出聲:“我已經說過了,一千萬。”

    “好,你解了我的毒,我給你一千萬。”

    朱先生語氣帶著一股激動:“盡管試,反正沒幾天了,最壞的情況,就是空歡喜一場。”

    雖然他對臉上毒素也幾近絕望,可不代表他不希望多活幾天。

    葉凡一笑:“放心,不會空歡喜的。”

    朱長生追問一聲:“需要我準備些什么嗎?”

    葉凡輕輕搖頭:“不用。”

    下一秒,他上前一步,給了朱長生兩大巴掌。

    “啪啪——”

    清脆,響亮。

    朱長生被打得暈頭轉向,對著地板吐出一口鮮血。

    觸目驚心。

    “還差一點。”

    葉凡掃過一眼,又是兩大耳光甩出。

    “撲——”

    朱長生又是一口老血噴出。

    身子也彎成了大蝦,如非左手撐住了桌子,他估計要摔倒在地。

    “朱先生——”

    幾名親信見狀大吃一驚,隨后嘩啦一聲圍了上去。

    靜兒對葉凡吼出一聲:“你干什么?”

    他們沒有想到,葉凡如此混賬,敢當眾扇朱長生耳光,還打得朱長生吐血。

    實在是不知死活。

    “住手!住手!”

    這時,朱長生推開幾個攙扶的手下,對靜兒一干人等喝出一聲:</p>

    “不得對葉兄弟無禮!”

    靜兒他們一愣:“朱先生,這小子冒犯了你……”

    “冒犯什么?那是葉兄弟給我治病。”

    朱長生直立起身子,他開始也覺得葉凡無禮,可緩過來見到地上黑血,他就意識到遇見高人了。

    靜兒他們望過去,震驚發現,朱長生那干癟漆黑的臉頰,此刻不見毒素黑影,多了一抹紅潤。

    那是一種年輕人的朝氣和生機。

    而地上,是一大蓬黑色血液。

    毫無疑問,朱長生臉頰的毒素,被葉凡四個耳光打出來了。

    尼瑪!

    這什么操作?</p>

    靜兒他們全都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這一幕。

    無數名醫束手無策的毒素,幾個耳光就解決了?

    這實在是匪夷所思啊。

    “你的毒素已解。”

    葉凡拿紙巾擦拭掌心,叮囑一句:“未來一個月,吃清淡一點,多喝點牛奶。”

    為了給對方一點震驚,葉凡懶得動用銀針,直接用生死石化解。

    朱長生瞪大了眼睛,雖然那篷黑血吐出,讓他輕松了不少,可他還是難于置信,自己就這樣好了。

    隨后,朱長生摸摸自己的臉,還運功調息一番。

    很快,他就瞪大了眼睛,神情止不住激動:</p>

    那份力不從心,沒了。

    那份血液停滯,沒了。

    那份頭顱劇痛,也沒了……

    “好了,真的好了。”

    他一把握住葉凡的手:“高人啊,高人啊。”

    葉凡伸出了手:“別嗶嗶,給錢啊……”</p>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