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醫婿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戰
    “十月二十三日,梧桐山頂,一決生死!”

    夜se漸深,南陵武盟總部,薛如意跟王東山他們坐在一起,看著戰書皺起了眉頭。

    “宮本但馬守親自出手。”

    薛如意望向沙發上的葉凡開口:“看來凌千水對他意義非凡,不然怎么親自下場開撕?”

    宮本但馬守怎么說也是十大劍圣之一,徒孫遍天下,還培養出十名玄境高手,如非恨之入骨,哪會跟小輩死磕?

    葉凡淡淡一笑:“我還以為老家伙虛張聲勢,沒想到還真要跟我決戰。”

    他感覺自己低估凌千水的價值了。

    王東山神情猶豫著出聲:“葉會長,這戰書不該接啊。”

    葉凡笑道:“宮本但馬守有這么可怕?”

    “雖然宮本但馬守好多年沒出過手,更多是傳授劍術給徒子徒孫,成為劍圣時也只是玄境大成……”王東山呼出一口長氣:“但這么多年過去,誰也不知道他修為到了什么地步。”

    “只是能培養出十名玄境高手,還始終沒跌出十大劍圣陣營,他身手最差也怕是玄境大圓滿了。”

    “搞不好,還可能是地境小成……”說到地境的時候,他語調多了一抹顫抖,晉入地境,那可是武道宗師了,能夠開山立派的人物。

    放眼整個華夏,十五億人,除去不出世的老怪物,擺在明面上的不到十個地境高手。

    武盟三十六會長也算一方豪雄,但包括黃飛虎在內,沒有一個晉入地境,可見地境的艱難和可怖。

    黃天嬌對宮本但馬守也有所了解,同樣擔憂看著葉凡開口:“聽說二十幾年前,陽國地下世界亂哄哄,每天都有商會廝殺搶地盤,堪稱陽國的戰國時代。”

    “為了結束這一個局面,宮本但馬守單槍匹馬連殺十七名老大,又把地下世界的三十六高手全部挑翻。”

    “他把近百個商會整合成一個組織,還取名櫻花組,讓大弟子千葉鎮雄替他掌控,就此結束地下世界的紛亂。”

    她補充一句:“所以宮本但馬守真不好招惹。”

    “什么好招惹,不好招惹的,梧桐山在南陵,是我們地盤。”

    沈東星一拍桌子喊了起來:“把戰書接了,放宮本但馬守上山頂后,就把道路封了。”

    “然后山頂埋伏幾百號人,幾百條散彈槍,我噴不死他。”

    今晚南陵酒會,沈東星跟著葉凡風光無限,士氣正高,他就聽不得這種沮喪的話。

    黃三重也出聲附和:“就是,我們人多槍多刀多,管他什么宮本橋本,直接亂刀亂槍弄死就是。”

    “再粗暴一點,山頂埋點炸藥,凡哥連影子都不用出現,就可以把宮本轟一聲炸死。”

    他早把葉凡當成了偶像,所以不容宮本但馬守壓葉凡一頭。

    “你們腦子進水啊?”

    黃天嬌沒好氣罵道:“這是對戰,是下了戰書的,是要光明正大決戰的,不是靠yin謀詭計來勝利的。”

    “別說宮本但馬守這種人難于背后捅刀子,就是有機會咱也不能用齷蹉手段,會被整個武道世界戳脊梁骨的。”

    “一旦傳出去,不僅南陵武盟被人千夫所指,葉會長的名聲也會一落千丈。”

    “而且如果你沒有一把yin死宮本但馬守,他也躲入暗中對我們無恥偷襲,有幾個人能擋住他的刺殺?”

    “到時只怕近萬人要被他殺的血流成河。”

    黃天嬌看得很透:“所以這一戰,要么實打實決戰,要么就拒絕這戰書。”

    黃三重和沈東星撓撓腦袋,黃天嬌好像說的有點道理,名聲無所謂,就怕沒yin死宮本,那后果不堪設想。

    葉凡看了看黃天嬌,眼神多了一點贊許,感覺她比以前成熟很多。

    “葉會長,我覺得這戰書不能接。”

    薛如意俏臉也變得凝重:“會長你也不要覺得丟臉,宮本成名幾十年的人物,欺負你一個新人,本就不厚道。”

    “你拒絕這一戰,也不會有人說你懦弱,畢竟這是以大欺小。”

    “相反,你如果應戰,會有人說你腦子進水,不自量力。”

    她跟王東山一樣,看不出葉凡的境界,但尋思這個年紀和表現,頂多是玄境巔峰,撐死觸及到玄境大圓滿。

    玄境大圓滿,宮本但馬守的下限,葉凡的上限,這一戰,完全沒得打。

    王東山附和一句:“葉會長,讓我修書一番,拒絕了這一戰吧。”

    葉凡微微坐直身子:“怎么?

    怕我打不過宮本但馬守?”

    他不知道宮本多厲害,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水準,所以覺得還是能扛一扛的。

    “會長,不是這意思,只是覺得沒必要應戰。”

    王東山婉轉笑道:“你位高權重,怎么也該保持身份,不能隨便一個人挑戰就答應。”

    沈東星轉過腦筋:“對,不能應戰,他算什么東西,他說挑戰誰就挑戰誰啊。”

    “宮本敢取笑凡哥,凡哥你就天天挑戰他弟子,比如千葉結衣這些人,看宮本肯不肯讓他們應戰。”

    他扯著嗓子喊道:“我去把他弟子列個表,然后一個個發戰書,氣死宮本老頭。”

    “會長,退一步海闊天空。”

    薛如意眸子清亮看著葉凡:“暫時的忍讓,是為了更好的勝利。”

    “會長你現在跟宮本對戰,勝率不高,但只要拒絕這一戰,成長三五年,你肯定能勝過宮本。”

    “我們何必一時沖動跟宮本死磕呢?”

    “或許他就是知道你成長恐怖,所以才火急火燎想要扼殺你,咱們不能上當。”

    她很認真地開口:“葉會長三思!”

    王會長也找著臺階:“我們習武,主要是修身養性強身健體,不是打打殺殺逞兇斗狠,何必跟宮本置氣呢?”

    “這話太虛假了。”

    葉凡站起來環視著眾人:“習武雖然不是為了打打殺殺,但也不是更好做縮頭烏龜。”

    “宮本但馬守都踩到頭上來了,還當眾那么多人下戰書,不狠狠打回去,南陵武盟以后還怎么混?”

    “即使九千歲他們能夠理解我們處境,但一萬南陵子弟依然會抬不起頭。”

    “輸了不要緊,最怕連一戰勇氣都沒有。”

    “這不是南陵武盟的精神,至少,我手里的南陵武盟不是這樣。”

    他手指一點戰書:“傳令出去!”

    “戰!”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