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上神種田之后 > 0055 科學修真法
    不過,白束一直堅定自己的科學修真法,對這些并不在意,怎么舒適怎么來。

    現在整個白家她說了算,白青山夫妻倆一向寵著孩子,也沒說什么。

    只有白家二老頗有微詞,但他們的建議并沒有用。

    因為除了白束,誰也聽不到

    新家建好了,新舊家具搬進去,喬遷酒簡單辦了一下,全村人熱熱鬧鬧把新屋暖了暖,寒冬便過了三分之一。

    有護村大陣在,村內的溫度并沒有外界那般可怖,水不結冰,雪不落進來,就連妞妞這般才剛剛修行的孩子都只穿著夾襖。

    新家大了許多,白束終于可以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空間。

    她住在后院二樓,一共三個房間,妞妞住了一間,余下兩間都是白束的。

    一間是臥室,另外一間則是她的練功房。

    說是練功房,但白家人沒有一個人可以進去,就連白束最疼的妞妞也不許闖入,想要進去必須要經過白束的同意才行。

    為什么白束要弄得這么神秘呢

    因為她把原本放在空間內的研究室搬了出來,一張張利用修真界材料制成的化學操作臺以及各種檢測分析儀器等等現代化學實驗室里有的東西,這里一應俱全。

    高高的金屬架上擺滿了各種無色透明的琉璃器皿,還有五顏六色的各種融檢藥劑。

    寬大的操作臺上擺滿了用陣法和法術組成的詭異儀器,科學的方法,被白束“實事求是”“因地制宜”的融合進修真界。

    正因為有前世留下來的科學辯證方法,才有如今這個年紀輕輕,便已站在靈界頂峰的她。

    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白束自身天賦并不逆天,就連她的變異雷靈根,也是由一開始的水火雙靈根轉變而成。

    沒錯,靈根這種東西,在一定的條件下,是可以轉變的。

    身為一個理科生,在一次偶然的神識外放中,白束發現,原來修真界的金木水火土等元素,居然是由分子、離子、原子等元素組成,并且除了表現形態不同,本質上全部可以套用現代化學元素公式,讓其產生變化。

    于是,在經歷長達百年的深刻研究后,白束找到了讓自己變強的道路。

    在金丹雷劫來臨之時,她吸收雷電產生的正負電荷,促使由氫和氧組成的水靈根發生電解反應產生異變,并把火靈根自帶的釋放效應全部溶解,一變一消,成就了人人羨慕的變異雷靈根。

    回憶起自己當日遭遇雷劫后整個修真界的轟動場面,白束便忍不住贊嘆,科學修真,才是王道

    之后白束更是走捷徑,做出了干擾神識,躲避心魔劫的干擾儀,以及躲開兇猛雷劫的一座一座避雷塔,在全宗門上下艷羨震驚的目光中,修為一路飆升,根本沒有所謂的心魔、雷劫。

    不過以她一人之力,仍舊無法把整個修真界的微觀法則弄清楚,就算之后帶動門下弟子積極參與研究,進展也十分緩慢。

    為此,白束曾一度自暴自棄,放下了自己專心研究的科學修真事業,轉入與魔族的相愛相殺中,企圖用這種方式尋找到新的突破口。

    當然結果并不理想,不然也不會有一開始閑到想死的那個白束出現。

    沒有人能理解一個科學狂熱者失去研究動力的可怕,也沒有人能體會到,當一份新的未知出現在面前時,他們會有多興奮。

    白束看著眼前這些闊別已久的器材,深呼一口氣,壓下激動的心,又甩了甩顫抖的雙手,把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

    她取出一份淬體丹的配料,金盞花、明覺晚、紫星等藥草一字排在工作臺上。

    緊接著取出一份玉簡,展開,將此次研究項目的名字寫在上面,即刻開啟詳細的記錄。

    論用小辰界普通人練氣期煉制淬體丹的可行性

    她現在就要為即將開始批量生產淬體丹做準備,達到用工具代替人力,坐著收錢的目的。

    第一項金盞花

    第一次實驗

    白束放下玉簡,熟練的拿起一旁的天蠶絲親膚手套帶上,又啟動室內的陣法,保持環境的穩定性,這才凝出一縷相當于二階下品地火的丹火,開始煉化金盞花。

    修真人中所謂的煉化,其實就是一個提取的過程。

    而提取,對于白束來說又有不下十種辦法。

    當高溫加熱無法達到目的時,她便利用特殊符箓達成蒸餾等方式提取金盞花的精華部分。

    很快,第一次試驗由于提純濃度無法達到標準而失敗。

    白束并不放棄,繼續第二次實驗。

    她小心翼翼的把一套大型陣法組合而成的提取法器搬上工作臺,啟動陣法,仔細的將金盞花一點點放進去。

    由于陣法的霸道功率,需要全神貫注,時刻注意內里的變化,不然很有可能再次失敗。

    室內很安靜,白家人都不在家里,沒有人會打擾到她。

    白束很放心。

    但是

    萬萬沒想到

    就在金盞花即將全部投入陣法中的那一刻,天空中忽然傳來一聲巨響,“轟隆”一聲,將四周的靈氣全部吸了過去,陣法立馬停了下來,即將成功的金盞花精華就此“嘩”的一下,瞬間蒸發,只留下滿室焦糊味兒。

    白束眉頭一皺,當即丟下手里那一絲金盞花葉片,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練功房內。

    來到后山腳下,凝神望去,就見山巔的白雪全被震散,露出一片青翠,一藍一黑兩道身影從空中筆直落下,“嘭”的落入林中,掀起高高的白雪。

    最后,歸于無聲。

    如此大的動靜,很快就把村民們引了過來。

    花甲成父子當先抵達,只見站在結界內的白束抬步一跨,走出結界,遁入白雪之中,眨眼間便沒了蹤跡。

    “爹,是二妞嗎我沒花眼吧”花乙仲疑惑問道。

    人消失得太快,他都不敢保證自己剛剛是不是真的看到了人。

    花甲成沒答,只是叮囑花乙仲看好村民們,不要讓大家出陣,緊接著便出了陣法,取出飛行靈器朝山巔那唯一的綠地飛去。

    花乙仲口口聲聲說誰也不許離開陣法,眼前這一個兩個的又是在干嘛

    天津https:.tetb.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