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穿而復始 > 67.三穿[07]
      

      清穿年貴妃

      思央任由幾個宮娥扶著在床上躺下,期間又是悶咳了好幾聲。

      “姐姐, 不是妹妹說你。”宮娥搬了張椅子來, 玳瓚在思央床前坐了下來, “還是讓我多派幾個人過來伺候你,看看你身邊就這一個丫頭,行事也不穩妥。”

      翠兒正緊張的守在床邊, 她其實是在防備著玳瓚,剛才和思央的一番話, 現在已經讓她認定了,這個皇宮里面除了小姐和她之外,根本沒有一個好人,全部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

      此時又聽玳瓚想要把她給換掉的意思, 就有些著急了,不過沒等翠兒說話, 半靠著軟枕坐著的思央就開口了。

      “咳咳,不必了。”吃力的搖了搖手, 眼角余光瞥到,玳瓚因為她直接的拒絕微變的臉色,思央輕喘了幾聲后, 聲音低啞的道:“不說妹妹也知道,我這些年在外, 也沒過上什么好日子, 現在突然之間一切都變換了模樣, 實在是難以適應。”

      說著思央眼中帶著感慨, 輕輕的握上了玳瓚的手。

      “你,你這……姐姐,沒事的,這些年的確苦了你了。”玳瓚養尊處優,雙手白嫩纖細,柔滑如凝脂,思央的手又粗糙,一下子用力的握住,直磨得她生疼的,這些不重要,也不知道王寶釧哪兒來的力道,手就像是被鉗子給夾了,疼的她臉上的笑容連勉強都要維持不住了,用力的拽了拽,可手卻是半分都沒有扯動。

      思央若無所覺,繼續拉著她的手,搖頭嘆息道:“苦日子都過慣了,我怕是沒有這個命享受這榮華富貴,你看看我這才當皇后幾天,病怏怏的真的是給你們添了晦氣。”

      “怎么能這么說呢。”玳瓚假惺惺的笑了笑,極力的想把自己的手給解救出來。

      當然不提其他的話,其實在她心中也是默認思央的這些說辭的,然而表面功夫還是繼續做著。

      “什么晦氣不晦氣的,姐姐你放寬心把身子好好養著,就是對我和陛下最大的好事情。”

      “哦,是嗎。”緊緊攥著玳瓚的手,拉近了了些,思央細細的看著,不著邊的低喃:“妹妹的手可真好看啊,姐姐的手曾經也是這般好看。”

      玳瓚的心中的打算,思央的都明白,她這副樣子還占著位子,她怕是等的著急上火了,不然怎么十八天都快等不及了。

      上挑的眉梢一凝微蹙起,玳瓚總覺得王寶釧的話中另有含義。

      正待玳瓚還想說什么,寢殿外傳來人聲。

      “陛下駕到。”太監的嗓音是又尖又細,毫無預兆的直傳殿內。

      然而玳瓚一聽到后眼睛就是一亮,還是訝然道:“陛下怎么來了。”

      “或許是來探望我的吧。”思央歪靠坐著,她到沒覺得有什么,遲早都是要見面的,今天一下子都給見了,也不錯。

      陛下,薛平貴呀。

      “那我可要快去迎接。”這下玳瓚也不顧忌了,直接站起來用力的把思央的手掙開了,她以為自己的手會被攥的青青紫紫,可沒想到抽出來一看沒有半點痕跡,剛才那骨頭都要捏碎的疼像是不存在一樣。

      狐疑的看了思央一眼,玳瓚沒細想,提著裙擺轉身時候頓了下,對她說:“姐姐身體不好就先躺著吧。”

      說著就急急的向著門口迎接去。

      冷眼瞧著這一切,思央不為所動。

      “小姐。”翠兒有些緊張。

      思央沒吭聲,直直的盯著那一角方向,寢殿門口先是出現大堆侍從在兩旁候立,緊接著一名身材高大,器宇軒昂的男子一身黃色繡龍紋衣袍,大跨步的出現在她的視線當中。

      “參見陛下。”玳瓚如一只花蝴蝶一樣的撲到了那人近前,盈盈拜下,她用的是中原的禮儀,不過大概是學了時間還不太長的緣故,做起來僵硬不說,還有些怪模怪樣,但這一切在那人眼中看起來都是惹人愛的。

      “哈哈哈,愛妃不必多禮。”來人爽朗一笑,彎腰將玳瓚雙手扶起,仔細打量著會后,滿臉稱贊的點點頭:“愛妃是越來越像中原女子了。”

      玳瓚被夸贊的嬌羞一笑,輕掩著下巴嬌嬌的道:“陛下過譽了,若說中原女子的柔美,自當屬皇后姐姐。”

      剛才還滿臉帶笑的薛平貴因為這一句話,收斂了臉上的情緒,眼瞼合了合,轉過身望向了思央的方向,眸子晦澀難明,玳瓚在旁看的一清二楚,搖了搖他的手臂:“陛下來了正好,快來看看姐姐吧,我瞧著病的更嚴重了。”

      “是嗎,朕就是來特地看望皇后的。”

      “寶釧。”溫言輕語的呼喚了一聲,薛平貴在剛才玳瓚的位置坐下,只是在靠近了之后發現結發妻子的模樣后,眼中是明顯的詫異。

      “你……”

      “咳咳,陛下來了,妾身都,咳咳,都等了好久……。”

      “寶釧你別說話了,來人快去請御醫來給皇后看病。”薛平貴似乎真的是被王寶釧的這個樣子給驚著了,帶著怒氣沖著眾人吼道:“皇后娘娘都病成這個樣子了,這就是你們盡心伺候的結果。”

      玳瓚也被嚇了一跳,咬著唇帶著委屈道:“陛下息怒,剛才妾身也想提此事,可姐姐……太固執了,就是不肯多派些人手伺候。”

      “不怪她們是妾身不好,總是想著以前,過不好這日子……咳咳。”

      望著思央全身沉沉的

      -----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暮氣,薛平貴深刻的眉眼,似乎也多了層陰郁之色:“你不用想太多。”

      “怎么能不想……”思央看著他,薛平貴的這副皮囊還真的是不錯,人已過了而立之年,嘴上留了短須,非但不顯老更多添了幾分成熟男人的魅力,他是練武出身,從軍打仗上下馬,給他練就了一身的健壯體格,這一點就是龍袍包裹也遮掩不掉他身上的鐵血味道。

      看著看著,眼前就恍惚了。

      薛平貴見眼前這個形容枯槁的婦人,對著自己伸出了手,他略一猶豫握住了那只比他還要粗糙的手,這和記憶當中的根本不一樣,甚至他覺得根本就不是一個女人該有的手,而之所以如此,老實說這還都是拜他所賜。

      就算薛平貴隱藏的很快,思央還是發現了他眼中閃過的厭惡。

      “陛下。”一握住后,狠狠的抓住他,思央眼中含淚,凄然道:“妾身這一病怕是不會好了,沒想到我們才重逢不久就又要陰陽兩隔。”

      “別,別胡說。”薛平貴的嘴角狠抽了兩下,饒是他練過武皮糙肉厚,卻也感覺剛被握著的手感覺都快要斷了,然而現在他也不好掙脫。

      玳瓚看了兩眼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手,心中暗自嘀咕,沒有想到將死之人還能有這么大力氣,哼,果真不愧鄉野農婦,一股子蠻力。

      “妾身說的是句句屬實,別的我就不求了,只希望陛下日后多來探望探望妾身,以解我十八年來對你,日盼夜盼相思之苦。”

      被拉扯住的薛平貴在面對思央那雙,突然熠熠生輝的眼睛時候,心虛的不敢對視,視線略過她:“你放心,朕要是……嘶……”

      手上那一下子加重的力道,這回薛平貴都沒忍耐住。

      “寶釧你放心,日后朕一定來多來看你。”

      “陛下答應了就要來,不要再讓妾身等你那么長時間……”

      后面的話讓薛平貴剛緩和的臉色又僵硬住了,十八年,這是他虧欠王寶釧的,也是他最不想提及的,然而……這卻是一輩子都印在他身上的。

      “好了,我看姐姐也要多休息了,藥呢,今天吃了嗎?”雖然現在王寶釧顏色衰敗了,可是玳瓚從來心高氣傲,又對薛平貴占有欲極強,在西涼這么多年,薛平貴只有她一人,現在到了中原,王寶釧可謂一直都是她心中刺,看到兩人這么親密,心里不舒服極了。

      “今,今天的藥還沒熬好……”一提起這個翠兒低下頭不敢看這眼前兩人,既然小姐都說藥有問題,她對那藥就不怎么上心了,今日的份還沒去拿呢。

      “陛下你看看,妾身就說這丫頭不頂事。”

      “無礙,她跟著我這么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的身體就這樣了,吃不吃藥都無所謂了。”無力的揮揮手,思央只把眼神放在薛平貴身上,時不時的流露濃濃的深情

      “……還是讓人快些把藥熬好,朕親自喂你,朕不求其他,只要你好好的。”

      似乎薛平貴的這番柔情蜜意的話讓思央有些感動,紅著眼睛直點頭:“全聽陛下的。”

      因為昨晚的事情,薛平貴特有交代過,所以原本王寶釧那空蕩蕩的寢殿,今日這么一布置,看起來到有些正宮的模樣了。

      “寶釧。”

      寢殿內外隔著一架雕花屏風,在外殿的軟榻坐下,薛平貴的手一直拉著思央沒放,見狀,她也就順勢挨著他身邊坐下。

      “陛下日理萬機,還要抽空來玉坤宮看望臣妾。”思央說的很是歉意。

      “怎么能這么說。”薛平貴擺手,嘴角帶著笑意:“你的身體剛好,朕來看你是應該的,在你病著的時間,朝中事務多,來抽得了時間,朕一直都記掛著。”

      可不就是記掛著,思央覺得薛平貴,之所以不來看王寶釧,怕是心里虛著呢,不敢親眼看著她被自己送上路。

      “朝中的事情,定是天下大事,陛下自然是要先天下來,再說臣妾現在不也是好好的。”

      對于思央的回答,薛平貴感到很滿意,剛想點頭,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臉上的笑容收了收,拍著思央的手背嘆氣道:“昨夜那名刺客,今日發現已經畏罪自殺。”

      “得到的口供才知曉,他其實是中原人,只是身上有一半西涼血統,看起來才會有異他人,而他本身則是亂臣賊子的余黨,借著樣貌的差異進宮行刺,好在也就是這么個,不成氣候。”

      抬頭望著薛平貴,后者也是定定與思央對視,目光不閃不躲。

      這么牽強的借口都能找出來,薛平貴是認為自己多聰明,還是說真的是把王寶釧當個蠢貨。

      也對,如果王寶釧不蠢的話,怎么就等了這個混蛋十八年呢,回來后幾句哭訴就把人給原諒了。

      的確是夠愚蠢的,怪不得,人家都懶得想理由來誆她。

      “怎么這么看著朕?”薛平貴可不如他表現出來的這么淡定,他不愿意來玉坤宮,還真的是被思央說對了,他不想面對王寶釧。

      每每看到她的那張布滿滄桑的臉,就像是有一塊罪惡的枷鎖套在他身上,時刻的提醒著他曾經的辜負。

      忽而,思央展顏一笑。

      那笑容看的薛平貴眼前恍惚,時間就像穿梭時空,回到那年,初次見面她拈花一笑之間,明媚又嬌艷。

      抓緊了他的手臂,思央柔聲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e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