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穿而復始 > 70.三穿[10]
      

      思央對胤禛說完那話之后, 好幾日都沒有動靜, 而朝堂上自從胤禛大發脾氣之后,眾位大臣也知道皇上是不想要放過十四爺, 也就沒敢多話, 可是前線戰事吃緊,也不能不做措施, 否則繼續放任下去的話, 會引發更多的事情出來, 到時候就得不償失了。

      想也知道, 縱然那番話有點戳中胤禛的心思,也不可能讓他這個疑心病這么重的人, 一下子就想開的,索性思央也沒有再管了,就看他后面怎么做了。

      每日好好的教養著福惠、福沛, 已經占用思央眾多時間了。

      當然了, 后宮的那幾個不安分的女人, 同樣需要她費點心思盯著。

      不過幾日之后,當胤禛去了一趟永和宮之后, 太后隔了幾天突然就病倒了, 再之后在朝堂上,胤禛竟然是意外的下旨召胤禎從壽皇殿回來, 給出的理由是, 太后病重, 身為人子, 胤禎應當侍疾。

      這一道旨意下來之后,其中有人就敏銳的察覺出了一些不尋常出來了,但都默默的把小心思都隱藏了起來,靜靜的觀看事態的發展,再下結論。

      胤禛登基之后,覺得兄弟們的名字和自己撞了,就全部把他們前一個‘胤’字改為,音幾乎相同的‘允’,思央的記憶里面,胤禎是撞了兩個字,都會被改掉,不過現在卻只是改了前面的字,后面卻沒動,這其中為何她猜測應當和太后烏雅氏當初的病重有關。

      胤禎……哦,不,現在應該叫做允禎。

      再次踏入皇宮這塊土地,他有種重見天日的感覺,他被囚禁在壽皇殿看守皇阿瑪的梓宮,他了解他的好四哥,此人睚眥必報,奪嫡之中,吃了他不少暗虧,怎么可能會輕易的放過他呢。

      所以,他都已經有了被幽禁一輩子的打算,可沒想到,竟然……有給了他機會。

      “允禎,你把額娘的話聽清楚了嗎?”烏雅氏想過很多,胤禛回怎么放了她的十四,卻沒有想到會是用這樣的方式,她現在想起來思央所說的話,現在可以說是真的要實現了。

      這到底是巧合,還是……

      烏雅氏現在也說不好了,她本來還對年家敗了,思央當是沒用了,如今看來,卻不能妄下結論。

      “額娘我……”得到消息的時候允禎真的是以為額娘快要不行了,內心異常緊張,后來才發現原來并非如此。

      誰心中沒有野心呢,當初允禎被自己的皇阿瑪封為撫遠大將軍,還稱他為大將軍王,他以為自己定是那個上位之人,后來……后來的事情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出乎他的預料。

      皇阿瑪的去世,四哥的登基,還有一系列的打擊報復。

      自己生的兒子,自己了解,烏雅氏伸手摸了摸兒子消瘦的臉龐,眼中滿是心疼:“不管你當初的抱負有多大,現在你也應該要認命,你四哥登基成帝已成定居,當初額娘也不相信這一切,可是……”

      “可是您還是接受了。”允禎抿了抿唇,胸膛聚集著的一團郁氣,告訴他不是這么容易就放下的。

      “你不要在擰著性子來了,現在有了機會讓你四哥放你出來,那就應該珍惜這一點,別像老三和老十一樣,那真的是會關著一輩子的。”

      烏雅氏也看透了,只要她的十四現在能出來,她也就滿足了。

      往后的事情,再慢慢從長計議就是。

      “如果當真讓你帶兵去青海,你可千萬……”

      “額娘。”允禎不悅叫了一聲,打斷烏雅氏的告誡,本想說的話,在看到烏雅氏比往昔蒼老的面龐后,心中一酸,動了動唇后道:“兒子明白,兒子不會做出損傷大清社稷的混賬事。”

      有了這個保證,烏雅氏總算是放心了。

      固山貝子允禎,衣不解帶在太后病榻前侍疾多日,終是讓太后病有起色,念起孝心,皇上特允許他搬回京城府邸,也準其重回朝堂。<

      -----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br />

      “臣妾可是把對太后的保證做到了。”

      請安的宮妃離開后,思央留了下來。

      烏雅氏目光復雜的看了思央一眼,最后不置可否的一笑:“哀家還真的是看走眼了,年家,呵,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能讓朝堂中人提議允禎帶兵,可不是真的偶然。

      思央聽完后,揚著眉梢看烏雅氏:“太后怎么這么說,臣妾的娘親現在,可是無一絲實權。”

      是沒有實權,年羹堯是倒了沒錯,但這么多年年家的經營,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毀了的,后宮當中年家的女兒生養了兩個小阿哥,誰難道真的是把年家給略過去了。

      對于思央的裝傻充愣,烏雅氏閉了閉眼睛,沉聲道:“說說吧,你接下來想要做什么。”

      接下來……

      思央摸了摸下巴,多看了烏雅氏眼后,沉思片刻道:“臣妾只需要太后幫一點小忙就好了。”

      “噢。”

      離開永和宮后,思央想著剛才和烏雅氏之間的談話。

      所謂的小忙,其實也的確是小,熹妃現在不足為懼,齊妃暫且要等等,倒是皇后卻是思央想要好好關注的了。

      別看這位皇后貌似面慈心善,她幕后所做的可不少。

      年氏那兩個沒了的孩子,可不是意外的早夭這么簡單。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一切都解決了才好。

      “主子。”

      想的太入神了,讓思央忽略了周圍,直到香嵐的提醒她才回神,往前定神一看,眼中略詫異。

      胤禛還沒有明確的旨意,不過卻是準許了允禎來永和宮探望太后,沒想到在這兒竟是碰上了。

      允禎也沒有想到會遇到胤禛的宮妃,他是掐著宮妃晨昏定省的時間進宮的。

      “見過貴妃娘娘。”允禎先行禮。

      思央稍一打量允禎,與年初時候那匆匆一面看,這位康熙的得意兒子,看起來面上滄桑了不少,身上當初從前線回來所帶有的兇煞銳氣也沒了,也不知道是隱去了,還是在關押當中磨滅了。

      “十四爺不用多禮。”思央點了點頭,回了半禮。

      當抬頭時候,與那雙深沉的眸子對視上后,思央就明白了。

      那雙眼睛中所蘊含的東西……,它還在,只是藏的很深。

      “本宮剛從里面出來,看太后娘娘的氣色尚佳,十四爺也要多放寬心。”

      允禎淡淡的頷首,不欲多言。

      看出來他對她不感冒,思央彎了彎唇:“那本宮就先行一步了。”

      “貴妃娘娘慢走。”

      就在兩人交錯而行的時候,允禎眉鋒一蹙,側頭來拱手開口:“多謝上回貴妃娘娘,對皇額娘盡心的照顧。”

      上回?

      思央在原地頓了片刻,沒想通,不過允禎在說完話后,就已經進了永和宮內了。

      “主子,十四爺所說的是不是太后年初的病重的事情。”香嵐小聲提醒。

      “唔。”點了點下巴,思央覺得怕是這個,當時都說她懷著身孕侍疾,肚子里面的小阿哥帶來的福氣呢。

      幾日之后,意料之中胤禛冊封了允禎為寧遠將軍,帶兵平叛,不過允禎只是副將,主帥是鄂爾泰,并且軍中還有幾位副將都是胤禛安排的心腹。

      為了就是防備允禎,可見他還是很不放心這個弟弟的。

      在大軍前往前線的時候,胤禛把本來要發配到西寧駐扎的固山貝子允禟,派遣去湯山守陵,還派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