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穿而復始 > 108.六穿[05]
      

      洛天佑被思央一句話給罵的懵了。

      他剛才看到幾人就是存心來找茬的, 可現在被這么奚落, 他的自尊心可不允許, 這幾日仙樂都賭場的生意并不好, 全部都是馮敬堯的人在暗中做的手腳, 他想要找馮敬堯算賬, 偏偏海叔說不能輕舉妄動。

      好, 現在本來想在這里出出氣,馮敬堯的女人這般不識相, 他就沒什么好顧忌的了。

      洛天佑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顧小姐你可要為你剛才所說的話負責。”

      說話的同時,他也緩緩的站起來, 雙手插在褲兜里面, 神色陰沉的望著思央。

      馮程程在洛天佑出現時候就覺得不安, 現在看他這副模樣,小心又緊張的拉住思央的手,她到底是馮敬堯的女兒, 大小姐從來沒人敢給她臉色看。

      “這位先生,剛才是你冒犯在先, 今日的事情我們也不想太過計較,現在你回到自己的桌位上,好嗎?”馮程程盡量讓自己的語氣柔和些, 她們三個女人在外, 對上男人還是吃虧的。

      洛天佑聳聳肩, 唇角勾了勾, 眼神惡意的在馮程程身上掃過:“我覺得并不好, 如果顧小姐可以為剛才的事情給我賠禮道歉的話,我或許可以網開一面。”

      “你以為你是誰啊,顧小姐是馮先生的人,你小心掂量著點。”要不是思央攔著,錢來喜都想上前直接打爆洛天佑的頭。

      “就是因為你們是馮敬堯的人,我才不會放過。”洛天佑不再忍耐,惡狠狠的哼了聲:“馮敬堯敢動我仙樂都,我就拿他女人出出氣。”

      “你也就這點本事了。”思央手拍拍馮程程安撫:“我當然是會為我所說的話負責,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人渣敗類,我有說錯嗎?但凡你有種,可以直接帶人打到馮氏公館,而不是在這里為難女人。”

      洛天佑臉色難看的很:“馮敬堯的人,我就為難了怎么樣。”

      一腳踢開椅子,洛天佑抬手就要去抓思央,他對這個女人看自己鄙夷的表情,不屑視線,很是厭惡,想要親手讓她嘗嘗自己種的苦果,最好是能讓她痛哭求饒。

      ‘呯,啪。’

      ‘噗嗤’

      “——啊”

      洛天佑捂著手痛叫一聲。他的右手布滿了鮮血,上面還插著碎玻璃渣,看著就感覺疼。

      思央把手中的半截酒瓶子扔在桌上,那破酒瓶碎裂處還沾染著鮮紅的血,血將雪白的桌布染紅了。

      剛才事情發生的太快,錢來喜和馮程程連尖叫都沒來不得及發出,或者說是忘了叫,現在皆是瞪大眼睛吃驚的盯著思央和洛天佑。

      餐廳二樓臨著欄桿的一桌坐了一人,這會兒他和整個餐廳的人一樣,都注視著下面對持中的雙方。

      他早注意剛才的動靜,一方是毫無風度惡意找茬的惡少,另外是三名柔弱女流,不管他們私底下是什么情況,在看到洛天佑要對女人動手的時候,他便做好阻攔的準備。

      忽然之間的發展超乎眾人所料。

      明明看起來是個漂亮柔弱的女人,動作相當干脆利落,洛天佑一出手,她便一手直接攥住他的手,強按在餐桌上,另一只手拿著桌上的一只酒瓶,用力敲碎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酒瓶鋒利的一頭狠狠插在那只手上……

      ……血花四濺。

      “少爺。”跟著洛天佑的阿錦,看他凄慘的樣子,立刻要從懷里面掏槍。

      思央一腳狠狠踹在桌子上,桌子傾倒撞在阿錦的身上,撞的他痛的彎腰,下一刻他手中的槍便被一只手強硬的奪走。

      洛天佑手,槍剛摸出來,腦袋上就被重重頂了一下,頓時不敢動了。

      “洛少爺,現在你有什么話要說。”

      思央手中拿著從阿錦手里搶過來的槍,抵著洛天佑的腦袋,微笑著問他。

      手被廢了一只,頭頂上還有這么大個威脅,上海這地方,人命是不值錢的,有的人死了就死了,每天拼個你死我活,死的人不知有

      -----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多少。

      洛天佑一想到拿槍指著自己的是馮敬堯的女人,忍不住打個寒顫,吞吞口水,把手中槍乖乖放到桌上,雙手舉起,干巴巴道:“顧,顧小姐,我們有話好好說,你,你小心手里面的槍,別走火了……”

      ‘啪嗒’

      思央在洛天佑說話的時候,慢悠悠的用拇指把槍的保險給開了。

      一滴冷汗從洛天佑的眼角順著臉頰,流到了下巴。

      他感覺,自己真的是處于鬼門關邊緣。

      站在思央后面的錢來喜和馮程程對視一眼,對如此強硬手段的顧清華,都覺得驚奇不已。

      “清華你小心點啊。”錢來喜真的挺怕思央把人給一槍崩了。

      “我會的。”思央輕聲應著,可那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著實讓人捏了把汗……嗯,這個捏汗的對象是洛天佑。

      洛天佑手上疼,可頭更疼。

      一旁的阿錦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顧小姐你悠著點,我家少爺剛才是沖動了點,可是你看在于老板的面子上,就網開一面。”

      洛天佑想到顧清華似乎跟于鎮海的關系有貓膩,立刻慫的求饒:“是是,是啊,顧小姐,我我爹可是海叔的師父,我們都是一家人。”

      “誰跟你一家人。”錢來喜看了眼馮程程,呸了洛天佑一口:“剛才的囂張氣焰哪里去了?”

      思央不可能真的在這里打死洛天佑,雖然她很想這么做。

      “程程……”

      馮程程上前:“華姐?”

      思央道:“這么大的動靜,巡捕房的人得到消息,也應該快到了,你去外面看一看。”

      馮程程剛出去,巡捕房的人就到了門口,領頭的正好是馮程程一起在天津讀書的同學陳翰林,一聽完她說的話后,立刻就派人把洛天華和阿錦拷了起來,準備以尋釁挑事的罪名給關押起來。

      看著被抓起來的洛天佑兩人,思央把槍的保險又給上好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