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女配總在變美 > 13.第 13 章
    周夢和蘇越梨之間的這一出反轉戲,曲折程度堪比黃金檔的宮斗大戲。不僅霸占了各大社交平臺話題榜,就連電視臺都有所報道。

    獼猴桃衛視《娛樂百分百》甚至特別騰出了十分鐘對這起事件進行了專題介紹:

    “據悉,周夢陷害事件的受害人蘇越梨已和華媒集團簽約,不日將進入元氏娛樂新劇《暗戀》劇組。”

    “深陷話題漩渦,雖然讓蘇越梨受到了不少攻擊,卻也收獲了網友大量同情。截止報道前一個小時,蘇越梨微博賬號“一只小雪梨”已經收獲了近五百萬的粉絲。看……”

    “哼!不知所云!”

    伴著一聲冷哼,坐在沙發上的江母舉起手中的遙控器滴得一聲關上了電視。

    看著黑漆漆的屏幕,她挑著眉梢對坐在身旁的江顏道:“蒼蠅不叮無/縫的蛋,要我看,那個周……周什么的說得未必是假的。”

    “就算不是靠新聞里那個男人,也是靠那個姓霍的男戲/子。反正她蘇越梨就是個注定靠男人的賤骨頭!”

    聽到方芷蘭提起霍之昀,拿著水果/刀細致削蘋果的江顏手一頓,弧度完美螺旋旋轉的果皮便斷成了兩截,無聲的落到了編織精美的土耳其地毯上。

    江顏垂眼斂去了情緒一時的波動,低頭撿起了果皮,若無其事的回道:“人家有名有姓,叫霍之昀。媽你整天男戲/子男戲/子的,傳出去多不好聽啊!”

    江母昂首,“傳出去我也不怕,本來就是個小明星,叫他一句男戲/子怎么了?”

    她拿起銀叉叉起一塊蘋果,振振有詞道:“這種人,也就是看上去光鮮,背地里頭,那還不知道有多亂呢!”

    “誒,這個蘋果不錯,真的挺甜的!你弟弟最愛吃蘋果了,一會我就去買點給他寄過去。”

    江顏拿起潔白的餐巾擦了擦手上的果汁,“從這寄到英國肯定早就壞了。”

    擦完把餐巾一扔,她瞥了方芷蘭一眼,“倫敦什么沒有,你還怕他餓著啊。”

    “哎呀,我不是怕你弟弟上學太辛苦嘛。”

    聽到方芷蘭這么說,江顏面上的表情淡了些,眼中掠過一絲嘲諷:上學太辛苦?

    她媽還是一如既往的偏心眼,江灝上學有什么辛苦的。

    家里花錢送他去英國讀大學鍍金,他呢?

    跟著一票不學無術的富二代學會了賭博,要不是前世江灝被學校強制退學,她還不知道,這幾年,她媽已經偷偷去英國幫江灝補了上千萬的漏洞了。

    心中冷笑不已,江顏面上卻很是平靜。然而江母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她平靜的表情瞬間多了一條裂縫。

    “小顏,下周你爸要去宋氏參加晚宴,到時候你跟我們一起去吧。媽這段時間左看右看,還是宋少爺條件最好,最……”

    “媽!”

    江顏一下子站了起來,“我說了,我不喜歡宋駿!一個在相親宴上都耐不住寂寞的男人,怎么叫我托付終身!”

    方芷蘭沒想到,素來文靜的女兒會突然情緒起伏這么激烈,倒一時不好再說些什么了,只能訕訕笑道:“好……好吧,不去就不去。”

    見江母妥協,心中有事的江顏轉了轉眼,又坐回了沙發上,“媽,爸……她還是想和宋氏合作嗎?我怎么覺得不太靠譜啊。”

    江母覺得她大驚小怪,“怎么不靠譜,人家宋氏可是地產龍頭,你爸能攀上宋家,那可是天大的好事。”

    “好了,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就別插手公司的事了。就你剛才那話,可別對你爸說,他聽了可是要不高興的。”

    江顏憐憫的看了江母一眼,垂眸應道:“嗯。”

    罷了,她該盡的義務都盡了。

    日后宋氏破產,江家被連累,希望他們不要怪她沒有提醒過他們就好

    -----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

    擔心女兒生氣,江母又連忙描補,“放心,媽和你爸早就給你準備好嫁妝了,保管讓你到哪都能挺直腰桿,絕對底氣十足。”

    提起嫁妝,江顏心中一動,親熱的抱住了江母的胳膊,“媽,嫁妝我不想要公司股份,你們給我現金吧。”

    江母以為女兒是因為自己剛才的失言心寒,反手握住了江顏的手,“小顏,現在不是賭氣的時候。公司這幾年勢頭正好,如今又攀上了宋氏,說不定那天就上市了。你……”

    “我知道!”

    江顏放柔了語調,“可是媽,爸,他就真的想給我股份嗎?畢竟,我可不是他親生的啊。”

    江母語塞,給江顏股份,江風平確實不太愿意。然而養了這么多年,到底也是有感情的,再加上她的苦苦哀求,江風平最后還是同意了。

    想到自己背后下的水磨功夫,江母越/發覺得女兒不懂事,板起臉道:“不行,現金哪有股份值錢。”

    見女兒面色沉郁,她又放緩了語氣,“好了,就算爸不是親爸,你/媽我總是你親媽,你弟弟總是你親弟弟吧。有我和弟弟在,怎么都不會少了你的那一份的。”

    江顏抿了抿唇,知道一時無法說服江母,只好退而求其次,“媽,我最近手頭有些緊,你給我點錢吧。我可是看到了小灝在朋友圈曬的照片了,你們又給他買了輛新跑車。”

    江母被她晃得頭暈,“好了好了,給你,給你。”

    好說歹說,總算從江母手里摳出來了幾百萬,雖然仍有些不滿意,但江顏也知道循序漸進的道理,把銀/行/卡往包里一收,就準備出門。

    “誒,你晚上又不在家吃飯啊?”

    江顏笑瞇瞇的親了江母一口,“下回再陪你吃晚飯!”

    “開車注意安全啊!”

    “知道了!”

    關上車門,江顏瞬間斂去了臉上的笑意,漆黑的眼睛平靜而冷情。

    江母是個壞媽媽嗎?

    不是,她會囑咐她注意安全,會關心女兒的終身大事,更會為她精心盤算嫁妝。

    然而她是個好媽媽嗎?

    江顏紅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前世,她是江母精心打造的大家小姐:溫柔,識禮,知進退。

    然后呢?是,她是按照江母的預期嫁入了豪門宋家,也曾和宋駿有過一段甜蜜的新婚時光。

    可惜好景不長,很快宋駿就暴露了他浪蕩花心的本性。緊接著,宋氏破產,公公一躍之下從宋氏總部大樓跳了下來。

    貧賤夫妻百事哀,宋駿眼高手低,只知道催她回娘家要錢。

    江家被宋家拖累,生意一落千丈,江風平恨宋家還來不及,哪里會愿意給宋駿錢。

    母親倒是暗地里補貼過她幾次,數目卻越來越少。

    到后來,再去要錢,江母便只會垂淚,那時她的心便涼了:江家沒了公司,剩下的錢,都是要留給江風平的親兒子的。

    自己這個繼女,以為叫幾聲爸爸就能當人家親女兒嗎?殊不知,就連在生/母心里,江灝也排在了她前面。

    紅燈亮起,江顏踩下了剎車。

    路旁摩天大樓的廣告屏上,西裝革履的英俊男人抱臂遠眺,目光冷冽銳利,仿若傲視天下的君王。

    “霍之昀”

    江顏輕聲呢喃道,這個男人,將在兩年內迅速成長為傲視商界的科技巨子,所有曾輕視過他的人都不會想到,他就是真正的潛龍,一朝化龍,便騰云駕霧,無人可擋。

    前世,他們只見過寥寥數面,他得勢后,江風平還曾舔/著臉試圖向他示好。

    誰能想到,他和蘇越梨之間的婚約居然只是一紙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合約。

    江風平收獲乘龍快婿的美夢,也只好又一次落空。

    想到這,江顏唇邊勾起了一抹譏嘲,也是,像蘇越梨這樣庸俗虛榮,淺薄愚蠢的女/人,又哪里配得上霍之昀呢。

    只可惜,自己重生的太晚,醒來時他已經和蘇越梨訂婚了。

    想到這,江顏眉間又多了幾分焦慮:前世她只知道當一個安享富貴的豪門少奶奶,每天關心的,無非是美容時尚,外加世界各地旅游購物。

    她對金融經濟根本一竅不通。

    這讓她即使回到了三年前,卻也只是坐擁寶山,無門可入。

    如果她能記住幾支翻倍股票,如今也不用像現在這樣被動。

    罷了,能重來一次,避開宋駿,已經是上天的賞賜了。

    再說,她也不是毫無籌碼,至少,馬上要見的這個人,就是她將擁有的最大籌碼。

    紅燈熄滅,江顏最后看了霍之昀一眼,抬腳踩住了油門,伴著唇邊勢在必得的淺笑快速駛入了車流。

    -

    龍山影視城

    叮鈴鈴鈴鈴……

    下課了

    白清清磨磨蹭蹭的等到了最后,卻失望的發現素來喜歡最后一個離開教室的鄒星雨早走了。

    她長嘆了一口氣,垂頭喪氣的下了樓,剛走到一樓大廳,外頭就噼里啪啦的下起了雨。

    “下雨了!”

    少女把手伸出了屋檐,和她同時伸出手的,還有另一只骨節修長的大手。

    白清清抬起頭,眼睛瞬間被點亮,“是你!”

    她死死的咬住了唇,試圖壓下唇角勾起的弧度,但攥得指節發白的手與震顫的睫羽都暴露了少女此時心中的歡呼雀躍:原來他還沒走。

    按照劇本,冷淡的鄒星雨會微微頷首后便脫下外套跑進大雨中。

    而失落的白清清會在悵然中發現少年留在墻角的黑傘。

    原來,藏在少年冰冷外表下的,竟是熔巖巧克力般甜蜜的溫柔。

    然而元維卻在觸到蘇越梨瀲滟的眼波時一時失語,錯過了點頭的時機。

    “cut!”

    “元維,這個時候你應該冷淡。鄒星語是一個悶騷!悶騷你懂不懂!”

    和蘇越梨配戲以來,元維的演技比起平日里的面癱呆板可謂是一日千里。

    沒有人拖后腿,再加上劇組刻意分了ab組趕進度,很快就拍到了男女主角春/心萌動,漸漸互生情愫的部分。

    在這段甜蜜的日常里,元維的表現更是亮眼,鄒星雨沉默黑眸下的暗潮涌動,都被他演得惟妙惟肖。

    看到了元維的進步,經紀人孫嘉驚喜之余便示意導演用更高的水準要求他,顯然是有心借《暗戀》一雪前恥,徹底轉變觀眾心底對元維演技的壞印象。

    在這樣的情況下,導演cut起來便越/發的不留情面。

    元維調整了一下呼吸,對導演比了個ok,低頭輕聲對蘇越梨說道:“不好意思,我剛才卡住了!”

    他聲線本就偏啞,此時又刻意壓低了嗓音說話,低低落入少女耳中時便仿若耳語,配上少年俊美不羈的臉,熾/熱滾燙的目光,足夠令任何一個少女臉紅心跳,小鹿亂撞。

    然而蘇越梨卻不露痕跡的倒退了一步,借著拂發避開了他的目光,“沒關系。”

    元維眼中閃過一絲失望,還想再說話,卻被上來幫蘇越梨調整劉海的造型師打斷。

    好不容易造型師走了,元維剛動唇,場務又打響了場記板,攝影機一就位,任元維再是心緒起伏,也只能收起情緒,再次投入進拍攝。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i>

    這一次,元維沒有再卡頓。

    雖然和蘇越梨依戀的目光相對時他依舊心跳如擂鼓,但他卻強自鎮定了下來,深深的看了蘇越梨一眼后,少年脫下了校服外套,一個人跑進了雨里。

    剩下的戲份,蘇越梨游刃有余的表現出了少女的忽悲忽喜,患得患失,流暢的一次就過了。

    “ok,過了!”

    “今天提前收工,大家都回去好好休息!”

    制片人一聲令下,整個片場都驚呼著鼓起了熱烈的掌聲,連趕了一個多禮拜的戲,上到導演演員,下到場務道具,都累得直不起腰。

    能在五點前收工,已經是天大的美事了。

    灑水車已經開走了,地上還濕漉漉的散布著小水洼,有過上次沖涼水澡發高燒的前車之鑒,導演剛一喊結束,孫嘉就拉著元維回休息室沖澡烘頭發。

    女主角休息室里,蘇越梨疲憊的閉眼任助理幫她卸妝,饒是她有系統出品的初級美白/嫩膚丸加成,經過這一個多星期的晝夜加班,她的眼下也多了道青痕。

    新組建的團隊里,負責平時跟組照顧蘇越梨的是助理小冰。

    小姑娘剛大學畢業沒幾年,一心想往公關界發展,卻苦于專業不對口,一直在華媒集團公關部當實習生。

    然而她為人細心謹慎,性格開朗和善,為人又上進,確實是當助理的好苗子,因此一眼被鄒曼看中,挑給蘇越梨當助理。

    在小冰看來,與其一直在公關部按資排輩等候不知何時出現的機會,倒不如抱上蘇越梨的大/腿。

    畢竟,娛樂圈里早有一線女星身邊的工作人員在積攢經驗人脈后轉職成王牌公關的先例。

    說到底,小冰賭的,還是蘇越梨的前景。

    雖然要承擔員工流失的風險,但小冰能提供給蘇越梨的,也是遠超業界助理平均水準的服務。

    抱著互利互惠的雙贏想法,蘇越梨和小冰簽下了為期三年的合同。

    “越梨,你的頭發真好。又黑又亮,簡直可以直接拍洗發水廣告了!”

    小心的拆著麻花辮,小冰忍不住感嘆道:“太滑了,我都有點抓不住。”

    蘇越梨揭下了臉上的面膜,心中暗嘆道:能不滑嗎?這可是變美系統出品的美發丸啊,效果自然秒殺市面上所有美發產品。

    想到變美系統,蘇越梨連忙點開頁面,心中不知道是失望還是輕松的發現任務欄依舊是空空如也。

    自從那天領過“給霍之昀喂茶”的任務后,變美系統已經一個多禮拜沒有發布新任務了。

    當然,她的臉上也沒有再次浮現前世的胎記。

    要不是還能打開頁面,她簡直就要以為變美系統已經和她解除綁定了。

    到最后,蘇越梨也只能用上一次充入的能量過多,系統暫時不需要她做任務蓄能來安慰自己。

    這樣也好,畢竟演員這個職業稱得上是居無定所。

    她要真是每天都有任務要完成,估計也只有當霍之昀跟屁蟲這一種職業可以做了。

    剛剛換下道具服,門外就響起了叩叩叩的敲門聲。

    “誰啊?”

    小冰在收拾東西,蘇越梨上前打開了門,驚訝的發現門外站著的,赫然是元維。

    “你有什么事嗎?”

    元維似乎是剛洗完澡,吹在眼前的碎發仍帶著幾分濕意,他一個箭步上前,一股檸檬海鹽氣息便撲面而來。

    蘇越梨下意識的松開了門把手,有些不穩的倒退了一步。

    不等她再次詢問,元維便深吸了一口氣,低頭用他熾/熱的黑眸緊緊的盯住了蘇越梨,不容拒絕的問道:“我們能談談嗎?”
排列三试机号近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