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說 > 玄幻小說 > 女配總在變美 > 12.第 12 章
    發覺不對的蘇越梨也登上了微博,在有心人士的刻意爆料下,原身練習生時期注冊的小號也被扒出來了。

    一只小雪梨?

    看著這個熟悉的id,蘇越梨心中百感交集。

    莫非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原身就連微博id都和她從前的一樣。

    斂下感慨,蘇越梨粗粗翻了翻幾條微博。

    原身和星動娛樂解約時心灰意冷,刪除了大量微博,只留下寥寥幾條無關緊要的日常。

    即便如此,下面還是瞬間堆積了大量辱罵質疑。

    看著999+的私信評論,蘇越梨猶豫了片刻,然而不等她決定是否要點開,手機就被身旁突然探出的大手抽了過去。

    “不要看。”

    她側頭看去,霍之昀將她的手機反扣到了桌上,“別怕,一切都會馬上解決的。”

    他抬頭看向鄒曼,“網友懷疑越梨和孫嘉有關系,我現在公開她是我未婚妻,一切就能迎刃而解了。”

    “不行!”

    鄒曼立即反對。

    “越梨還沒有正式出道,你一公開,將來無論她取得什么樣的成就,都會被觀眾戴上有色眼鏡挑剔。還有你數量龐大的粉絲,這樣沒有一點過渡的直接公開,她們說不定都會立馬變成越梨的黑粉,這絕對是下下策!”

    鄒曼說得這么不留情面,男主會不會生氣啊。

    蘇越梨忍不住撩起眼皮偷偷看向霍之昀,卻沒想到他竟支著頭恰好瞥向自己。

    四目相對之際,霍之昀挑了挑眉:“你覺得呢?”

    蘇越梨眨了眨眼,吞吞吐吐的回道:“我……我覺得鄒姐說得有道理。當然,你的出發點肯定也是為了我好。”

    所以你們不要吵架好不好。

    最后一句話,蘇越梨沒有說出口,但霍之昀卻從她水潤潤的眼睛里讀到了。

    他交疊著長/腿向后靠了靠,虛搭在蘇越梨身后的手指無意識的動了動,似有若無的撫了撫少女烏黑順滑的長發,“好。”

    蘇越梨松了一口氣,平心而論,她也是不想公開的。

    現在公開,固然能解決問題,但將來分手,她可不想成為時時刻刻被拿來襯托男主女主幸福的悲慘前任。

    失意人這種角色什么的,最討厭了。

    “元氏娛樂出聲明了!”

    “孫嘉卻做了反駁!”

    鄒曼連忙點開,看過卻并不滿意。

    “聲明里雖然否認了越梨和孫嘉的關系,但這種模式化的官方回應根本沒法消除網友的偏見。還有這個孫嘉,一句無稽之談哪夠。這公關水平也太次了吧。”

    正如鄒曼所說,元氏娛樂的官方聲明和孫嘉的微博下,全是各式各樣的反諷。

    【阿寬面皮:不知道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微醺:無稽之談?這是無從反駁吧!】

    【啊啊啊啊氣死了:所以能不能解釋一下為什么夢夢會被踢出劇組。】

    【在下小吳:定好的女主角也能中途被開除,社會社會!】

    【瘦成閃電:嘻嘻,更討厭搶角婊了!】

    鄒曼看了看表,皺眉道:“越梨,把你的微博賬號給我,還有,這是你的經紀合約,簽完字,我馬上讓公關部和法律部上來一起處理。”

    接過合約,蘇越梨下意識的看向霍之昀,他點了點頭,蘇越梨這才簽下自己的大名。

    作為六大娛樂公司之一,華媒集團的公

    -----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關部和法務部都經驗豐富,能力出眾。鄒曼一聲令下,整個組織就像精密運轉的齒輪一般迅速的進行了辟謠反黑。

    蘇越梨雖然也有心幫忙,但她自知術業有專攻。如今她正處于風口浪尖,隨便一句發言都有可能引來有心解讀,倒不如交給專業人士處理。

    不同于她的無所事事,霍之昀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很快他的助理小石便抱了一臺筆記本電腦進來。

    接過電腦,霍之昀坐直了身子,開啟頁面后便十指連飛的敲出了一段段復雜代碼。

    找到了想要的東西,退出頁面前,他猶豫了片刻,登上微博關注了蘇越梨的賬號:一只小雪梨

    小雪梨?

    霍之昀意味不明的看了蘇越梨一眼,小姑娘無事可干,從包里掏出了劇本翻看,此時羽睫低垂,糯米團子般的小/臉雪白柔/膩,在燈光下嫩得仿佛能掐出/水來,倒真像只清甜多/汁的小雪梨。

    鄒曼火速登上了微博,剛剛編輯好一份澄清聲明,準備和法務部擬好的律師函聯動發出時,一個公關組的職員就驚呼道:“鄒姐,快看微博,有人發了周夢摟著朱偉激吻的短視頻。”

    “還有周夢帶著記者潛入元維酒店房間被趕出來的酒店監控。”

    “她花錢請水軍和營銷號黑越梨的聊天記錄,轉賬記錄也被扒出來了!”

    鄒曼一驚,果然,熱搜榜上關于蘇越梨的熱搜已經全部變成“周夢激吻”,“周夢 元維”,“周夢 聊天記錄”

    一天之內,百轉千折,周夢在短短一個小時之內便從被搶角色的受害者變成了騷擾男演員的第三者。

    利用網友的同情心,妄圖操縱輿論,注定了周夢遭到千百倍的反噬。

    尤其是不少之前為周夢搖旗吶喊的粉絲,經此一役,瞬間摘下了原本的粉絲濾鏡,紛紛脫粉回踩。

    而最生氣的,還是元維粉絲:自家男神被這種女/人潛入房間,甚至還帶上了記者,居心之險惡,簡直令人發指。

    【喵大仙:呵呵呵呵呵呵,什么叫心機婊倒打一耙,今天算是長見識了!】

    【元葵花:心疼我們元維,性轉一下這不就是猥瑣男性/騷/擾白富美嗎?】

    【小白:早上在睦和醫院看到了元維,他好像是發高燒了,說不定是被周婊惡心的!】

    【元家醬:什么?真的嗎@孫嘉,臥/槽/我哥太可憐了!】

    【全村最美:所以周夢這是給朱維當情/婦的同時還試圖搭上元維嗎?怪不得被打!】

    【小肉/球:只有我心疼蘇越梨嗎?看微博明明是個很積極很可愛的萌妹子,當了五年練習生好不容易熬出頭,結果被潑了這么大一盆臟水!】

    最后一條微博很快被點贊了五萬條,瞬間上了熱門。

    最讓吃瓜群眾驚訝的是,霍之昀也點贊了這條微博。

    【小肉/球:天哪!我是被男神翻牌了嗎?嚶嚶嚶嚶流下了喜悅的淚水,男神我喜歡你好多年了!】

    以這條微博為圓心,伴著“周夢滾出娛樂圈”,“心疼蘇越梨”也被刷上了熱搜前三。

    砰!

    豪華公寓里,一臺嶄新的筆記本電腦被狠狠的摔到了以上,瞬間斷成了兩截。

    披頭散發的周夢將桌上所有的東西一股腦的揮到了地上,卻仍不解氣。

    “是誰!是誰發的視頻!我明明早就刪了的!是不是朱偉?”

    她低喃著赤腳在屋里走了幾個來回,突然抬頭仇恨的看向縮在廚房不敢說話的助理小方,“是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出賣了我?”

    她尖細的指甲緊緊地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勒著小方的脖子,直掐的她兩眼泛白,蹬著腿險些窒息。

    最后,還是砰砰砰的砸門聲喚醒了周夢的理智。

    她,她差點殺人了?!

    小方僥幸逃生,連滾帶爬的開了門,看門外幾個戴墨鏡的彪形大漢簡直如再生父母。

    “周夢,你現在臭不可聞,錢勢必是還不回來了!我們老板限你24小時之內馬上搬出去!”

    雖然出道了好幾年,但除去大量的營銷開支,周夢在生活上同樣奢侈無度。因此賬上并沒有留下多少存款。

    這次為了買熱搜,不僅花光了她僅剩的積蓄,為了一擊必中,她還把房子抵押給了小貸公司。

    原本以為是必勝的一局,卻沒想到會被人揭了老底,滿盤皆輸。

    臭不可聞?

    網友憤怒的指責瞬間在周夢腦海中閃現,她瑟縮了一下,強自爭辯道:“黑紅也是紅,我還有機會!你們……你們放心,這筆錢我會還的。這套房子是我唯一的落腳點了,我不能搬!”

    為首的彪形大漢嗤笑了一聲,揮揮手,手下便蜂擁而上將周夢的衣物往編織袋里塞,拖著周夢的手把她趕出了屋。

    “小方!小方你快來幫我啊!”

    差點命喪她手,小方哪里還愿意為周夢做牛做馬,早就第一時間跑了,到最后,周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門鎖被換,拖著幾個編織袋被趕出了家。

    然而不僅周夢疑惑,鄒曼也同樣十分好奇。

    是誰扒出了周夢的丑聞呢?

    互聯網瞬息萬變,雖然差不多人手都有一份周夢丑聞包,但要說起源頭在哪,卻沒有一個人能答得出來。

    “罷了,說不定是有一位正義黑客,看不慣周夢顛倒黑白,所以匿名揭了她的底,幫了我們一把。”

    聽到鄒曼的話,蘇越梨心中一動:黑客?

    男主他,就是一位技術精湛,能在網絡世界來無影去無蹤的兼職黑客啊!

    再一結合小石拿筆記本的時機,蘇越梨越/發懷疑,男主就是那個幫她的人。

    察覺到蘇越梨的目光,霍之昀轉頭看來,“怎么了?”

    “沒什么。”

    蘇越梨羽睫輕/顫,“只是覺得,很感謝那位黑客先生,真的,特別感謝!”

    霍之昀挑了挑眉,正想回答,就被鄒曼打斷—“元維發微博了!”

    【元維v:無比抱歉沒有在第一時間出來澄清,@一只小雪梨,對不起!】

    嗡嗡嗡,蘇越梨的手機響了,是一串陌生的號碼。

    “喂?”

    蘇越梨接通了電話,嗯嗯嗯的回了幾句,最后說道:“沒關心,真的!嗯,再見。”

    “誰啊?”

    蘇越梨一邊編輯著微博,一邊回道:“元維,他特意打電話向我道歉,說他昨晚冷水澡沖多了,上午發高燒,所以才沒有第一時間幫我澄清。”

    “沒關系,一切都只是誤會!好好養病![加油]”

    “鄒姐,我這么回可以嗎?”

    鄒曼點了點頭,蘇越梨才點了發送。

    合上手機,她側頭看向霍之昀,補充道:“他跟我非親非故的,因為生病沒來及第一時間澄清不是很正常嗎?所以我當然說沒關系啊!”

    “畢竟將來還要一起演戲呢,何必讓別人下不了臺。”

    霍之昀放在桌面上的指尖愉悅的點了點,面上卻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嗯,你說的很對!”
排列三试机号近10